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当丧钟鸣响之时

  >复健。
   >中篇,伏笔很多,靠剧情吹团长。

  

               一 蜂蜜焦糖

 

  “故事里总是这么写。”

  “故事里总是这么写,”她说,强调似的:“孤独的旅人在不知名的城镇停留,镇子里总有一间奇异酒馆,或许破败,或许堂皇,总有一个特别之处。”

  “长相俊美的旅人沉默而悲悯,似乎是丢失了同行的伙伴,一切过往都将被埋葬,他从烈火和刀剑中求存,渴饮血、重呡沙,汲取那些微不足道又切实能救命的水分,从世界的另一端穿过无垠的沙漠,身上尤带着风雪的痕迹和冰霜的味道,走进了只有老板娘的旅馆。”

  “醉汉们在酒桌上喧哗至栽倒,老板娘就端坐在柜台之后,她穿着旗袍,身材曼妙、风情万种,她看见了旅人,拿出粗糙的酒和妙极的佳酿来招待他。”

  “旅人对此不置可否。他的眼睛黢黑深不见底,他的心思飘渺于未知,从不会在这些繁琐小事上停留。他只是行至途中,兴起而至,走进了不知名的小镇里不知名的酒馆,并非是寻求片刻的安宁,倒像是看见了一个新的玩具。”

  “旅人看起来很矛盾。是这样的,他悲悯但不多愁善感,他沉默不等于口拙愚笨,他的眉目深如satan布下暗影,他的笑容看起来却清晰明朗,他就是这样的人。”

  “很快,按照故事的正常发展,老板娘对远道而来的旅人一见钟情,她被遥远的远方和近在咫尺的谜团吸引,她聪明、狡黠,充满了不可定性,是烟视媚行的反面。”

  “所有人都爱慕她,她的魅力足以虏获这个镇子里的所有男人,却对眼睛里蕴满夜幕星子的旅人毫无办法。”

  “所以她爱他,爱得仿佛发了狂。”

  库洛洛忽然出声,声音里夹杂着一点笑意,他打断了说得兴起的甜品店老板娘。

  “是的,是的,”塔客丝小姐看他的目光里满是赞赏,是赞许他的聪明,还是其他的什么。

  总之,她笑道:“就是这样的。”

  任凭差遣的唾手可得老板娘不稀罕,从未停驻的脚步反而引她追赶。

  恰似欲擒故纵,猫戏老鼠。

  “这是一个很顺理成章的故事,可惜还不够波澜壮阔。”库洛洛中肯的点评道,他坐在甜品店里的休息区,透明的玻璃几面上缠绕和黑色藤条,骨瓷杯装卡布奇诺与提拉米苏之间隔着一个杯位,却散发着热腾腾香气不遗余力的勾引对方靠近。

  那是塔客丝小姐的。

  至于库洛洛,他的面前只有一份焦糖布丁,薄薄的焦糖片香脆可口,覆在冷藏过的布丁上显得尤为诱人,是一种暖色调的过于暧昧的色泽。

  一如茶几上被塔客丝小姐细心修剪过的蜂蜜焦糖,色彩明艳,乍一看简直美得逼人。

  “因为那只是一个故事。”塔客丝小姐这么说,眉眼微弯,碧绿的眼眸如漾水光。

  “不知为何,我看见鲁西鲁先生,就想起来这么一个故事呢。”塔客丝小姐捧起加了双倍糖的卡布奇诺,解释道:“虽然在这样一个时刻说来似乎有点暗示意味,但请相信,我确实是灵感乍现,无意影射,对鲁西鲁先生的看法绝不如酒馆里的老板娘那样。”

  闻言,库洛洛的眼睛从蜂蜜焦糖上转移到对面的甜品店老板娘身上。

  他微笑着,似乎是纯粹的不含任何负面情绪的笑容,“我当然知道。”

  他眨了眨一只眼睛,形容俊秀,风度翩翩又风趣幽默的样子。

  “故事里的老板娘和塔客丝小姐可不是一个类型的美人呢。”

  “当然了,我也不是那个孤独的旅人。”

  塔客丝小姐于是很开心切了一小块提拉米苏入口。

  库洛洛嘴角噙笑,气度从容。

  他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对面的塔客丝小姐。如他所说,她的确是个美人,金发碧眼,骨相生的极好,眉骨有些突出,突出了她身上那股知性的气质。她坐在蜂蜜焦糖的一侧,美人比花还更胜一筹,只因那花开至最后便只余靡靡风气,不如塔客丝小姐来的恰到好处。

  恰到好处清淡优雅和不至于甜腻的可爱。

  还有和长相一样的聪明。

  塔客丝小姐问道:“鲁西鲁先生是来这里游玩的吗?我自小在这里长大,真是难得见到像鲁西鲁先生这样一看就十分出众的人呢。”

  库洛洛笑道:“可能是占了长得好看的便宜?”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额头上还特意绑了绷带,一身藏青的西装,伪装效果一如既往的好。

  塔客丝小姐轻轻的笑:“鲁西鲁先生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呀。”

  库洛洛道:“承蒙厚爱。事实上,我的故乡离这里很远,我也是一时兴起才走进了这个小镇的。”

  塔客丝小姐很捧场的接受了这个调侃。

  他问,抛出话头:“客丝小姐是否听说过,最近有人发表了一篇惊动世界的学术论文?”

  塔客丝小姐长眉微皱,沉吟道:“你是指‘大地上的先行者——Alpha’?”

  库洛洛颔首道:“不错。”

  “那篇论文阐述了一个极有趣的观点,那位学者宣称自己发现了大地上的限行者,一群独特的,强大的,智慧的……领先于世界上大多数人的人类先行者。”

  “他管他们叫‘Alpha’,从各个角度来说都天生卓越,是狼群的领头狼,是草原上称霸的王,更是普通人类进化的方向。”

  “这有点荒谬。”塔客丝理智的分析道:“我也看过那篇论文,他说,‘Alpha身上散发着一种气味,可能是草木植物,可能是人间百味,非等闲人能感受到。但除此之外,他们都天赋异禀,是宿慧之人,生来就应该统率普通人……’但这也太荒谬了。这世界之大,于千万人中必将出现几个智者,这是很正常的,为什么偏偏给他们按上一个无中生有的标签,非得把一切都归于神的功劳。”

  库洛洛饶有兴趣的侧头看她,道:“原来塔客丝小姐是这么看的?”

  塔客丝从鼻腔里哼出一个音节:“真是可笑。”

  库洛洛倒有些兴致勃勃道:“塔客丝小姐说的不无道理,我本人也不太信这些……”

  是完全不信。

  “但似乎那位学者用他的理论说服了绝大多数人,你看,”库洛洛摊开手,洒脱一笑:“我也不过是途径此地,就被有些人看上了,他们就非认定了我是一个‘Alpha’不可。”

  “你看,这真的是非常奇妙不是吗?”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