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团西】穿越之听说玛丽苏

  听说流星街来了个很漂亮的妞儿。

  听说伊尔谜被她迷的半死,所有财产拱手奉上。

  听说酷拉皮卡挖出自己的双眼,将猎人界的七大美色之一火红之眼无偿送上。

  听说西索为了她甚至脱下了小丑装换上酒色西服,只为博美人一笑。

  听说……

  ……

  许许多多的流言四起,纷遢而至。

  流星街是幻影旅团的地盘,自然免不了被风言风语侵袭。

  事实上,有侠客这个情报员在,库洛洛在那个女人到达流星街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的存在。

  库洛洛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闻言抬头,“啊~真的有人能让西索那家伙脱下小丑装?”

  “是的。”侠客一丝不苟的说,眼睛死死盯着电脑不肯把注意力分给团长半分。

  “呵呵~”库洛洛抿着嘴,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语意不明的说,“那个女人,我有点感兴趣了呐!”

  于是就有了旅团的一次任务。

  跟出来的人不多,只有玛琪、侠客、小嘀,玛琪认为,这是因为他们长得能看的原因,要知道,那个听说中的女人可是一个相当以貌取人的人。

  侠客的情报网分析,那个女人有几条“新奇”的语录:

  钱是永远不会背叛的东西。

  美男可以远观,不可亵玩。

  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母猪?是指皮斯片森林的猪吗?他们的确不会上树,”库洛洛笑着说,“但他们能把树撞断。”

  库洛洛这时已经扎起了绷带遮盖十字架,放下了头发显得年轻,白衬衫换下皮大衣,活脱脱一个年少轻狂的高中生。

  小嘀跟玛琪嘀嘀咕咕,“团长又要去泡妞了吗?”

  额头划下一排黑线,玛琪无语的问她,“你怎么知道?”默认的问句。

  “侠客说的。”小嘀毫不留情的卖队友。

  侠客面无表情的抵抗着来自冰山美人的灼热视线,鼠标一点,将记录着团长泡妞技术的文件标上戒尼,注明概不还价,发到了网络上。

  此时,库洛洛已然和那个自称为玛丽苏的女人来了一场美丽的、意外的、上天注定的邂逅。

  玛丽苏的头发是彩虹色的,库洛洛亲眼目睹了那长直发变色的过程,那时候他在想这女人的头发可以抢过来玩玩,腻了就去卖钱。

  玛丽苏的脸长得一般,库洛洛以为,她的眼睛没有伊尔谜大,眼神没有西索的媚,眼珠没有火红之眼红,皮肤还没有飞坦的好,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老。

  玛丽苏的身材严重变形,腰没有西索细,腿没有西索长,气质没有西索的色气逼人,没有哪怕一点比得上素有人形春-药之称的西索。

  库洛洛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和这女人周旋的心思,他一改先前的绅士风范,动作快狠准的打倒了玛丽苏。

  躲在一旁望(kan)风(xi)的侠客几人走到库洛洛面前。

  库洛洛面色不愉,他虽然没有西索的战斗欲丰盛,但也不喜欢面对一个战五渣的对手。谁也无法料想玛丽苏空有一身强大的念力,却不懂得使用。

  至于性别,库洛洛表示男和女对他来说只有好骗不好骗,价值高不高之分。

  库洛洛朝着蜘蛛基地走去,侠客和小嘀分别拿着电脑与拖把跟在她身后,玛琪拖着揪着一把彩虹色的头发拖着玛丽苏走在最后。

  玛琪把玛丽苏交给了飞坦,库洛洛让他把人解剖了看一看她的体质与流星街的人有何不同。

  虽然交谈的时间不久,但库洛洛该骗的情报可一点不差,比如这女人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比如说他在路上捡了一个银发的受伤正太,马上就有一个黑发猫眼的美人拿着戒尼和她换;比如说她捡到了一颗从一个蓝西装的大叔身上掉落的红宝石,大叔叫那个作:情人之眼,据说是要送给锁链手但是锁链怎么可能有手?

  库洛洛着重问了一下关系小丑装的故事,玛丽苏说她只是借了一个露天洗澡的裸男一套衣服。

  所有的流言都有了出处。

  库洛洛仰躺在铺满了扑克牌的king size大床上,看着空空荡荡的天花板,他一转身,便将床上的另一个人抱了满怀。

  手握着柔韧的细腰,库洛洛的神情愈发狂肆,他的笑容蕴含了太多黑暗,足以让人溺毙。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