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团西三十题】⒋血族&⒌吸血鬼猎人

⒋血族

    忧郁的基调与血腥的舞蹈相结合,辅以死亡之乐章,众多华美的成分凝聚,塑造了近乎完美的血族。

  然而,黑夜的王者也仅是黑暗的主宰者,这是上帝对他们的宠爱,也是施加在血族之上的诅咒,被赋予的能力同样是自由被禁锢的导火线。

  但是并不渴望救赎。

  “既然都拥有了永生的权力,就得遵守游戏的规则……等价交换,我从不打乱规则。”库洛洛·鲁西鲁在胸前划下十字,虔诚的说。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爱好就是破坏秩序,违反法律,只要想就没有不敢。

  侠客一咧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团长不觉得他应该做些伪装再来教堂吗?额头上那个逆神的十字架实在是不怎么诚心。”

  飞坦一个冷眼飞过去,侠客笑眯眯的闭嘴噤声,还用手在嘴唇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他只是个搞后勤的,战斗力可比不上这个凶残的大杀器。

  “走吧,舞会要开始了。”低沉的嗓音在穹顶下回旋,库洛洛最后注视了一眼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转身带着一众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本来就是一时兴起的观摩,说诚心更像在说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

  “美妙的夜晚来临,月下的贵族开始猎食,血液的禁咒是致命的诱惑。”

  这一段话用来描述血族一点也不为过,血族可不就是披着颓废贵族皮的吸血鬼?

  苍白而冶艳的容貌为他们增色,是猎艳时最好的道具,真正可怕的其实是这个种族特有的,悠长的生命和超乎想象的能力。

  暗淡的巷子里,破旧路灯映照出来的光明明灭灭并不清晰,阴风穿道吹过,让这里更多了几分诡谲。

  从宴会上偷溜出来的贵族小姐跟着情人去赴另一场更刺激的“约会”,双重奏的脚步穿行在小巷子里。

  昏暗光线下,小姐的五官愈发深刻,精致的眉眼张扬的气质,缺少柔美且细腻不足,但深沉的野性却从另一方面挑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腰挎精美重剑,穿戴白金礼服的男人唇边挂着一抹迷人的弧度,眼睛里闪着星点般璀璨的笑意,有如天神坐下忠诚守候的骑士,轻易便夺走了美丽女人的心魂。

  高傲的小姐站在墙边,小小地后退了一步,骑士似乎受到暗示也上前了一点,暧昧的气氛流转好似在鼓舞骑士放手挑逗。

  库洛洛伸出手揽住小姐细韧的腰肢,正准备低下头……却发现近距离之下,没有了阻碍物的干扰,穿着鎏金高跟鞋的小姐身高与他齐平。

  该隐知道,他今天穿的可是长筒靴子——有增高的效用。

  库洛洛嘴角狠抽了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进行接下来的调情。

  “我亲爱的骑士,你看起来不是很热情,是我不够引燃你心底的业火,恩?”

  让一位女士不高兴是任何一个男人的罪孽,怀疑美丽小姐的魅力更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

  “不不,西索小姐你如此迷人,简直让我迫不及待了,我这样只是因为觉得在这里约会——好像对您不够尊重……”库洛洛从打击里回过神来,连连摆手,俊美的脸上还配合的露出些许歉意与自责。

  这就是一个失礼于人的绅士该有的表现,而非经由浮夸演技框裱出来的蹩脚演绎。

  从骨子里流露的绅士气息让西索小姐对骑士先生的印象更不错了。

  于是她极具暗示性的笑了笑,“这没什么,不是吗?在所有的激情面前,一切困难将不复存在~”

  “是的,您有那个魅力。”库洛洛说。

⒌吸血鬼猎人

  你情我愿的互动催使暧昧渐入佳境。

  火热的吻从舌尖开始蔓延,库洛洛左手抵着西索的头,感受着火红发丝烈焰般的温度……淫靡的唾液自嘴角滑落,舌根因为太过激烈的角逐交战难免有些麻木,不过库洛洛觉得这是个非常不错的亲吻。

  “唔……”西索的手也攀上他的肩部,炽热的喘息带起情动,间或的放浪呻吟简直酥掉了骨头。

  两个人的腿在底下勾勾缠,深V露背的礼服给了不轨之人以便利,库洛洛的手抚上滑腻的皮肤,灵活的手指从布料下钻入,这儿捏捏那儿摸摸,极品的触感令人着迷。

  资深贵族都有一张病态苍白的脸,库洛洛也不例外。

  那张殷红似血的唇游走在西索曼妙的身躯上,从下颚骨到脖颈,又从微凸的锁骨游弋至上缘动脉。

  致命点被人含在嘴里掌控,西索彻底靠到墙壁,微仰着头把细白的脖子送了上去。

  洁白的牙齿闪过寒光,尖端摩挲着裸露的皮肤,只需要用一点点的力,牙齿深入一点点……他就可以啜饮到温热的新鲜血液。

  黑色的瞳孔逐渐转化成猩红,库洛洛眼里有掠夺的光飞过,隔着薄薄的皮肤他都能嗅到那甜美芬芳的血气,无法抵御的美味。

  不管是外在的表皮,还是内里吸血鬼最感兴趣的血液,西索都是个彻彻底底的极品尤物。

  然而就在库洛洛正要开动品尝时,一股危机感笼罩在心头。

  眼神一厉,库洛洛毫不留恋松开美人,一跃而起。

  突如其来的危险。

  库洛洛没感觉到周围有敌人窥伺,附近除了流浪猫仅有他们两个活物,于是,出手的是谁不言而喻。

  西索衣衫不整的靠在墙上,面上还留有情潮勃发带来的嫣红。

  “荆棘玫瑰,的确很附和吸血鬼的美学。”库洛洛舔了舔尖牙,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尝到了血腥的滋味,那感觉比想象的更好。

  “不错哟~~~”西索飙着尾音道。

  西索拿出纯银制的短刀,无处不在的黏腻恶意纠缠着库洛洛的身影。

  “原来是吸血鬼猎人么。”那标志性的短刀让库洛洛第一时间认出西索的身份。

  “哦呵呵~这么吃惊?”西索掩着嘴笑道,眼里波光潋滟。

  “的确很意外,毕竟是这么美丽的小姐。”库洛洛说,揭开了假面的西索浑身充满了狂野因子,极其性感亦勾人至极。

  “嗯哼~美人和刀嘛~”西索一点不为她的自恋而惭愧。

  短刀在大腿上一抹划破了红礼裙,鱼尾裙实在不如短裙便于行动。

  诱人的果实在等待采撷~勤劳的果农奔跑在路上,撒~在大苹果树下~我期待你的降临~“考试开始了哟~”

  “可我觉得是狩猎开始呢。”库洛洛纠正道,缱绻的视线坦露情意绵绵。

  吸血鬼猎人就是为了猎杀血族才存在,而神秘的血族同样视其为猎物。双方猎杀,真是一场相当有趣的战斗,不是吗?

  西索沿着地面疾行着,库洛洛咧嘴亮出富有侵略性的犬牙,弹出锋利的黑色指甲迎了上去。

  吸血鬼的速度快到极致就是幻化残影,西索还没回神库洛洛就已经到了他身边。西索猛地一个后弯躲过他挥来的手爪,短刀毫不留情的刺出却被对方拦住,生猛的力量震得他手腕发麻……

  “撒~”西索不断地挥动短刀,两把短刀交替硬是网络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防御罩,挡住了从各个刁钻角度来的攻击。

  吸血鬼猎人很强,身体素质却是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吸血鬼的,时间长了西索也就有点捉襟见肘了。相反,库洛洛却丝毫不显弱势,还有种未尽全力的感觉。

  库洛洛化被动为主动,手掌拍到西索身上,钳制住他的身体,牙齿刺穿皮肤吸食散发着猩香的血液。

  失重般的晕眩感蜂拥而来,西索不得不采取自虐式的极端方法刺激自己以唤醒神智。

  摆脱了身体不能自控的讨厌境地,西索用最大的力气做出了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反击。

   手缩成爪插进沉浸在进食的快感里难以自拔的库洛洛体内,位置选的巧妙,正是血族最宝贵的心脏,西索凝聚气力,就着对方吃痛失神的刹那逃出生天。

  只是因为库洛洛潜意识的反抗,西索根本没法躲开,她的手臂被割开了一大道,血肉绽开的伤口深可见骨,连带着脖子上细小的齿痕也被扯破。

  “月下美人,一夜风流……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个难忘的夜晚~♥”西索眉眼弯弯,一副并不餍足的表情。

  “这个夜晚,还不够难忘吗?”库洛洛捂住左胸饶有深意的说,略带饥渴的眼神扫过她血流如注的脖子。

  “不太满意呢~”她的语气着实荡漾过了头。

  库洛洛无声的笑了下,无奈的意味甚浓。

  “那么,再来一次吗?”隐而不露的轻挑撕裂了伪装,那禁欲的面具上露出狭窄的一条缝,肆无忌惮的恶魔再现雏形。

  “不尽全力的话~总觉得很不畅快啊~”西索以此拒绝了吸血鬼的诱惑,朝着和库洛洛相反的方向走了。

  光滑的脊背和破碎的礼服根本遮不了多少春光,若隐若现却最惹人食指大动。

  敏锐的五感促使库洛洛注意到他腿上血糊糊的一片,浑身血淋淋的就像刚浸泡过血水浴。

  吸血鬼猎人背对着血族,看似对他不起防备,甚至给人很是信任的错觉,只是库洛洛一眼看穿,她紧绷的肌肉下掩藏着何等的警惕。

  库洛洛松了松胸口缀着蕾丝褶皱的繁复领结,泛着血红的眼睛慢慢变回原样,黑暗不可见底。

  库洛洛不需要救赎,不论喜欢与否,只要想要他就会把人从天堂揪下地狱,引领着对方沉沦……

  西索,确定为下一个长久的——值得费心的猎物。

  而按照库洛洛近似于某种动物的美学意识,一次的放手不意味捕捉失败。

  蜘蛛嘛~就该悄无声息的布下天罗地网,将猎物用蛛丝紧紧缠绕,等到西索发觉时,她必然已沦为蛛网束缚的中点,所有的挣扎都将是徒劳……

  FIN.

  初一就写好了结果现在才上网_(:з」∠)_以及我也是写过血族的人了【瞧你那得瑟劲hhhhhh

评论(2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