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7.4jj生贺】每个学渣背后总有一个学霸攻

  团西守则第一条:学渣背后总有一个全能学霸攻。

  随着夏日逐渐远去,蝉鸣声湮没在炎热空气里,流星高中也迎来了如火如荼的期末考。

  虽说流星高中素来以奇葩闻名于校,在这里只要你够强,想做什么都可以。不过,只要你还是学生,就别想着逃过考试的蹂躏。

  期末考,考好了可以,考差了……呵呵,那个结局可不只是责骂几句就行的,你会被你挂科的那门任课老师提溜走好好调♂教一番,那滋味销魂的你这一生都不想品尝第二次。

  而作为一个全校著名的学渣,西索其实并不像其他人猜的那样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寝食不安。

  相反,在考试前一天,他惬意的让人嫉妒。

  西索可以不考虑平时小考月考的排名,反正考差了只需要和老师来进行一场“爱的肉搏战”,用拳头决定胜负——迄今为止,西索还没输过。

  当万众瞩目的期末考来临,西索也不着急,他只用付出一点点,然后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

  西索一张张堆好扑克塔,待完成之后又猛地推倒,捏着手里仿佛永远不会缺少的扑克牌,西索站起身,果断出门向学生会长的寝室出发。

  因为洛学霸给学校或者校长带来的好处不知凡几:比如让尼罗特在其他学校校长面前出风头之类的,所以库洛洛在学校里想有非常多的特权。

  可以说,就没听说过哪个学生会长能有他这么大权力,究其一条就包括住所问题,库洛洛的公寓比老师的都要好上千百倍,目测是除校长外最好的寝室。

  果农·西索表示其实他也很欣赏这个大果实,要是鲁西鲁学弟不再揪着他要帮他补习就更好了,西索相信他对库洛洛的喜欢绝对会再上升一倍的。

  西索有个自觉,他进别人家从来不敲门,库洛洛也有个癖好,他家大门从来不锁,就像现在,西索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库洛洛的寝室不愧为学霸住的地方,大厅里,放眼望去全是书,没有沙发没有座椅,一地的书本平铺成了厚厚的地毯。

  房子的主人就大大方方的坐在由书堆砌而成的椅子上,库洛洛手里拿着本硬纸封的原文书,翻书的速度快到别人看的眼花缭乱。

  西索对此只略略扫过就漠视如无物,他更关注大果实领口的口子解开了两粒,清秀的锁骨十分显眼。视线再往上,库洛洛扶着额头思索着什么,脸上似乎有淡淡的疑惑,再然后,他咬着下唇突然弯了弯嘴角,像是想通了的表情安放在那张娃娃脸上意外的稚气而……可爱。

  “西索学长,你怎么来了?”库洛洛抬头,周身的无害倏忽收敛,牵着唇似笑非笑。

  西索看着他忽然鼓了鼓包子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大果实是怎么成长的呢?

  “明天要考试了呢~♥”西索说,微一扭头的动作让他左耳上黄金耳坠暴露了出来,“我和你打一场,赢了你就负责让我过,怎么样~”

  库洛洛一愣,继而为他的无耻而笑了出来,“学长,你想和我打架就直说,这么含蓄真的不适合你。”

  西索捧着脸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说出来你又不和我打。”

  “嗨嗨!”库洛洛忍俊不禁道,“学长是在为明天的考试烦恼么?”

  “大苹果~没有烦恼哦~”依旧上是幽幽的语调。

  “这样……”库洛洛全然不顾他的话,专制的下了定论。

  “学长,让我做一次,我负责让你过怎么样?”库洛洛理了理袖口,认真说。

  西索扭得欢快的腰似乎僵了那么一僵,他看着库洛洛,表情幽怨的令人发指。

  库洛洛走过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腰,笑道:“怎么?扭到了?我说真的,这个提议对你来说完全不亏。”

  “你看,你让我做一次就可以免除又一次挂科的后果,况且,虽然是我上你,但你也能享受到。不是吗?”库洛洛暗示性的捏了捏西索的腰,一转头嘴巴正对着那只耳坠,他暧昧地凑上去吹了口气。

  心形的耳坠不出意外的晃了晃,库洛洛露出满意的神色,舌尖一卷含住了他圆润白皙的耳垂。

  “听起来蛮不错的~♥”西索想了想,觉得很合理的样子,而且真要说的话他也不吃亏……其实西索是不怎么在意这些的,反正都是享受,换一种有价值的方法他也乐见其成。

  是非取舍都在心头算计与牟利。

  西索有些轻慢的一挑眉,细长眉眼的每一分弯曲都有风情无限,将人的呼吸高高吊起。

  再于是,他点了点头同意了库洛洛条件。

  库洛洛眼睛里闪过愉悦的笑意,钳着西索的下巴先来了个法式热吻作为火热夜晚的开场白。

  当西阳落下,暮色四合转换文夜幕深沉。

  库洛洛一脸餍足的把睡得死沉的西索抱进了卧室,用口水洗礼了一遍对方面颊上湿湿的泪痕。

  库洛洛现在的心情好到不能再好,他终于做了他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了——把西索艹到哭粗来。

  话说回来,当生理性泪水从那漂亮的烟金色眼瞳里淌出来,妖娆的眉目在那一瞬间表达的虚假性脆弱,比想象中更美……呐呐,收藏起来怎么样?

  库洛洛抽出一支笔来,准备按他心中的题目拟一份答案出来给西索,毕竟他猜题十道有十一道是对的,只要有了这个,西索闭着眼睛也能考到及格线吧!

  库洛洛四处找了找本子,随手挑起一条搭在书堆上的短小布料,在丢开之前顺便回想起了它的来历,这条有着复古皮制腰带的胖次不正是西索的那条?

  果然不愧是让他难以自持的骚货,还真是彻底地从♂里♂骚♂到♂外~

  FIN.

  ※总是赶粗来了,这篇生贺写得好艰难,一开始构思情节卡文然后写了七百字又重写qaq

  ※波西米亚风胖次get✔复古的皮制胖次也是波西米亚哦~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