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阿雪生贺】床伴关系

  “狼就该和狼在一起,只有平等才能相伴,爱由吸引开始而不能持续长久,当沸腾的荷尔蒙消散,相同领域的碰撞和切磋才令人向往,到那时,气氛主宰一切。”

  只做爱,不谈情——这就是库洛洛和西索之间的约定。

  由一次意外的419开始,到现在发展成颇为稳定的床伴关系,世事难料连库洛洛也不曾想到他和西索居然也能相处的这么和平。

  仿佛就是欺骗的幻像一样,但是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目的。

  他需要的时候叫人来,一见面就干柴烈火,从大门处拥吻至房间内,衣物凌乱也不顾,穿上衣服总归是要脱下来的。

  或者是西索那家伙习惯性发骚,一个电话召唤库洛洛过去救火,事实上结果总是库洛洛毫不留情的拒绝并表示让他自己过来。

  西索时常会鼓着脸抱怨,但却没有真正入戏过,说到底他也只是随口一说,怎么可能会幻想库洛洛的温柔相待。

  床伴关系足够稳定他们也足够契合,对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又何必去期待那些不知所谓的体贴?

  看起来两个人比逢场作戏都不如。

  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下来,库洛洛也发泄了七分火气,火热魅人的情欲气息还萦绕在房间里经久不散,余下的两人亦是喘息未定。

  空气中仿佛隐含着一丝淡到近乎于无的硫磺味,对他们来说做爱就好比如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你情我愿的同时争夺着不同于上下体位的胜利。

  一来二去的早就习惯了,奈何天性就是喜新厌旧,永远不变的固有模式让库洛洛都有点腻味了。

  近些日子西索找他的次数似乎少了点,大概也不再沉溺这种新奇的打架方式了。

  库洛洛看清了,也就再也没找过西索了,失了兴趣的西索压根就不在意,每天忙着栽培小苹果,玩的不亦乐乎。

  这么一来两个人竟然好聚好散了,听起来都难以置信,甚至还有些混杂着奇异与怅然的情绪。

  然后是漫长时间里再无联系。

  再然后是库洛洛恰好遇上了正在找乐子的西索,锈红色的头发宛如火炬般燃烧,血腥给他披戴荣耀,死亡为他加冕王冠。

  战斗中的小丑远比平常要有吸引力,暗系磁场相近下,库洛洛不由得停驻脚步,墨黑的瞳孔里映照染血的扑克,殷红的花瓣飞舞飘零。

  看他的战斗如同观看瑰丽的表演,古罗马斗场内生与死的赌注,参与者教人惊艳的发挥。

  库洛洛微眯起眼,突然理解了为什么西索是天空竞技场的王牌。

  他的战斗就是最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表演,这个小丑魔术师玩弄的不是魔术而是人命,既强大又脆弱的生命,璀璨凋零的瞬间直命观众内心,恐惧和热切并存。

  当初库洛洛看上的是西索的虚假,而厌腻的也是虚假。如今库洛洛再一次惊艳,汹涌的欲望来得强烈而急迫。

  西索跨过尸体,淌着血水走向静默的观众。

  库洛洛笑了,纯粹的笑容带着些恶趣味。

  他用眼神勾勒小丑的眉眼,侵略性的姿态对上发情的妖孽,库洛洛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话。

  “你还有体力么?来一场吧!”

  库洛洛不想和西索打架,他会这么说,其中目的只有一个。

  西索张扬的笑,“好啊~”

  尾音缠绵勾人心弦,库洛洛恨不得就地正法了他,他想,于是真的做了。

  对他们来说床伴关系不一定要稳定,但一定要激情,没有激情就创造激情,否则如何保持?

  至少可以预计,库洛洛和西索又将维持好长一段时间的联系了。

  FIN.

  ※阿雪生快!向小鹦鹉致敬!

  ※序引出自我蛮喜欢的一个作者,她说:哪有什么狼爱会上羊,狼只会被另一头狼吞没。我很喜欢这句,所以相比较黑白“救赎”什么的,我更喜欢中二的“信仰”一说嘿嘿~

评论(19)

热度(48)

  1. 送你节操扔着玩儿热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阿青给我的生贺谢谢yooooooo~ 只是床伴关系啥的果然在团西这里也虐不起来,而且这个风格超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