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团西】流星街(番外)

  元宵节快乐xddd赶上了就好

  请不要吐槽我连正文都没有就有了番外-(¬∀¬)σ谢谢
  据说漫画版里幻影旅团初成立并没有侠客,然而为了解释西索来历那一段我把他加进来了代替富兰克林,私设保父和小滴一起入团。
  虽然团西不明显但我其实是想撸出和♂谐的众人来着,顺便我也忘了自己想写什么大概是给没出来的正文补充设定,请不要打我谢谢-(¬∀¬)σ
  作为我自己的福利给玛飞发糖“青梅竹马”各种私设不允许拒绝-(¬∀¬)σ谢谢

  另外,虽然想撸完再打tag但元宵节不打tag看不到怎么贺-(¬∀¬)σ

  今天是元宵节。
  是库洛洛在“流星街”所度过的第二十个元宵节。
  彼时西索入狱已经有了两年,和库洛洛的关系早就变得不明不白,就像他甚少离嘴的泡泡糖,新鲜、黏腻,然而每一次分歧交锋都比泡泡糖爆破时更能让他感到惊喜,每一次都有迅疾的快感从心肺炸裂继而游离至肌肉骨血,每一次都令人惊喜且难以忍耐。
  但泡泡糖被咀嚼的结局注定了是索然无味。
  撒~不要着急,像平常一样享受吧!得到对方的时刻很快就会来临,不要着急,惹恼了他你就无法得到想要的,觊觎恶劣的恶魔就该承受这个后果,你越想要他越不给。
  不~要~着~急~

  “你在看什么?”
  骷髅面罩没遮住的眉眼暴躁地拧在一起,飞坦走出白色房间,询问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去的玛奇。
  玛奇松开抱起的双手,转脸朝向飞坦,琥珀色的猫眼微微敛下, “围观变态。”
  飞坦一挑眉头。
  相隔几个牢房前,西索两手够着肩膀交叉在胸前,低着头让红色的火炬更为显眼,还有他标志性地,压抑低沉又因个人情绪而上扬愉悦的笑声……
  “那家伙怎么一来就在那发情。”飞坦啧了声,满是嫌弃的撇开脸,“我就说不要和他分一组,去打劫食物比跟死变态一起打扫卫生好多了。”
  玛奇睨了他一眼,“这是库洛洛的决定,没人会反驳。”
   “闭嘴。”飞坦又啧了一声,接着把面罩往上提了提往回走,“去收拾了。”
  眼不见为净。

  “团长怎么会想到在这里聚餐?”
  玛奇环视一圈,还是有些纳闷。
  她还记得第一次进来时,四周的墙壁雪白又光滑,纤尘不染,自从飞坦强逼着典狱长给了他白色房间的所有权后,这一切就不复以往了。
  墙面因为鲜血的腐蚀而显得斑驳破败,暗淡的血块还凝结在地上,就连高处的白壁在飞坦兴致勃发尝试了下电锯后也不能幸免于难,喷溅状的血迹浸没了石灰后的砖块,大片地渲染着,高调地炫耀着,如同另类的烟花展示着另类的美感。
  但此以外,房间里整齐码着的弹药,泛着幽蓝光芒的电椅、森冷铁链缠绕的床架子、和手术刀一同浸泡在绿色液体里的载着碎肉屑的骨头,以及器皿架上她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细钢丝,看起来倒有种严苛精密的实验室氛围。
  “哦呀~”不知何时过来的西索看着那些东西笑个不停,“你们两个的品味还真是特殊呢★。”
  习惯了西索有时会上嘴撩战的设定,玛奇没什么意外的感觉,飞坦就忍不住了,要知道他一直都看不惯这个小丑,毕竟那么多因素集结早构成了无解之仇。

  “西索,来——”
  从一旁伸过来的手让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玛奇,你做什么?”飞坦抬了抬眉,看见一丝银线缠在夹着扑克牌一脸跃跃欲试的西索手臂上。
  玛奇上前两步和他并肩站着,冷着脸开口:“西索,别以为团长不在你就可以无所顾忌了。”
  “嗯哼~”
  眼也不眨的盯着那细极却威胁性十足的钢丝,西索从喉咙里逸出几声呻吟,狭长而妖的丹凤眼里隐隐有金色地碎片闪着零星的光。
  这让对面的两人想起了侠客之前调查分析出来的情报:据说西索是某一方势力做人体实验得出来的失败体,他身具强大的力量却被战斗的欲望驱使,不被那些抱有“理智应控制所有欲望”理念的人所看重,也因此掉以轻心被这家伙一举反扑——这才有了某位人物一夜毙命庞大的势力顷刻间坍塌,新典狱长引入西索的发展结果。
  玛奇和飞坦不约而同的眯了眯眼,暗暗蓄势提防着他接下来的攻击。
  西索忽然一扭腰笑出声来,眼珠仿佛拉上了一层厚重的灰蓝色幕布,瞧不出半点痕迹,他的舌头带着水色色情地舔过唇瓣,放慢了语速道: “不愧是从小的伙伴呐♥~”如出一辙的防备状态、默契度max的身体和那全然信任的模样。
  嘛嘛,可惜了可惜了,在库洛洛之前他还不能动这些通过考验的美味苹果,况且饱食大餐前的开胃菜影响着正餐的满意值……一定要忍耐!

  “忍下来了啊。”
  库洛洛坐在单人椅上,头稍稍向前凝视着众多监视器里的一屏。他两手支起呈塔状,指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指抵着下巴,不时地做出敲打动作,叩击着并不存在的虚无空气。
  尊他为头领的七个人小团体中,库洛洛安排西索、玛奇和飞坦三人一组打扫用来聚餐的白色房间,表面上包括他以内的余下四个是去其他牢房里扫荡物资,事实上他只让窝金和信长两人结伴去做这些他们一贯喜爱的事,自己则带着侠客和派克诺妲进到了安全区从监视器里观察他们。
   库洛洛左脚搭上右脚,身体后倾靠上了椅背,边意味深长的说:“据说被欲望控制的失败体却能控制欲望,收发自如……看来那些人就是被骗了所以才会无一例外被杀死。”
  侠客站在库洛洛左边后两步的位置手捧着电脑认真搜索,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并粗暴的闯破了“流星街”的防火墙,一面拷贝信息一面抽空开口:“按照那些研究人员的定义,这样的西索就是完美的完成品了应该。”
  “会控制就是完美体不会控制就是失败体?”派克诺妲抿了抿嘴唇,侧过脸时鹰钩鼻刻画了一道凌厉的曲线,“这也太片面了。”
  侠客跟着笑了笑,“派克,我也不能理解。”

  “你们不懂。”库洛洛舒展着套高筒皮靴的长腿,挺直腰背站起来,两只手也活动了下发出噼里啪啦的骨骼撞击声。
  “对于那些研究狂人来说,实验中每一个分界都是至关重要的,都可以让他们花上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去破解,一个细胞的分裂一个电极的错误,分分秒秒就能让他们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像西索这一类的试验品,被欲望控制还是控制欲望——这其中的一个小而巨大的分别就是那些研究人员眼中最神秘的不可捉摸的天极。”
  库洛洛最后扫了眼显示屏,恍惚间竟对上了那头西索的视线,没管真假错觉,他慢悠悠的就在脸上挂了笑,兴味盎然。
  “走吧,我们去看看窝金那边的进度。”
  随着库洛洛的脚步,分站在左右两边的两人也跟上出门了。

  窝金和信长这边是进展最顺利的了,他们两个纵使一路不停的斗嘴吵闹,真动手了也绝不含糊,加之信长还盯上了窝金以确认他下手干脆利落而不恋战,才使得他们能和晃荡过来的库洛洛等人一齐拖着物资溜了一圈,而不是憋着火气在后头追进度,还得瞧着侠客和派克各种秀潇洒。
  等逛的差不多了,库洛洛也就一挥手带着众人返回去白色房间。
  推开门,显示屏里让这儿像刑讯室似的物品都不见了,库洛洛估摸着是被转移到了玛奇房间里,对于这俩发小一个分尸一个缝线的情趣他从来都不会干涉。
  倒是墙上的血斑还在,大概是擦不掉了所以那几个也没白费力气而是想另外的办法,重新泼了血上去,现在房间里都还萦绕着浓郁的血腥气,不过在场的人都是见惯了这些的,没怎么不适不说还觉得放松的很。
  派克拿着需要加工的食物拉上玛奇去找西索做饭。
  这边几个就丰富多了,沉迷网络的继续沉迷,掰手腕不会腻的继续掰,看书看出黑眼圈的继续看……
  库洛洛心血来潮以“元宵节大家都要大团圆”为名挑起的聚会就这么怪异又和谐唱响了主题曲。

  FIN.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