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团西】18r

#看过的人随意,lo主犯病了

  肆意妄为的人为了追求一刻的刺圌圌激感往往是百无禁忌的。   





   库洛洛抬起手摸向对面,指尖传来光滑的触感告诉他这是西索的脸,依照记忆中的印象,他揉了揉烟金色蔓延出的眼尾位置,指腹摩挲着一路划至漾着笑弧的唇。   不轻不重的按圌压着他的唇圌瓣,库洛洛用手指撬开他的下唇钻进温热的口腔内部,西索“唔”了声,也不拒绝对方的来访,反而含圌着它主动舔shi起来。   白色的绷带遮住了视线,眼前一片黑暗让人的思维无限发散。   “我自己来还是你来?”
  穿着毛领皮衣的库洛洛躺在床上,西索浑身赤圌裸的伏趴在他身上,闻言舌尖一卷送出了他的手指,这才转移了目标朝左上方看去。   “我来,能够拷住库洛洛你的机会可不是经常有的♥。”平常他才是被拷的那一个。   把四边的粗大锁链都扯了过来依次给库洛洛拷上,不太长的链条限制了库洛洛的动作,稍微一动就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嘛,我现在动不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明明他才是看不见又被固定不能动的那一个,周身的气质却依然从容得不像话。   “不会让你失望的哟~”   西索舔圌了舔沾了口水显得尤为湿润的上唇,伏下圌身三两下拨开了碍事的毛领,他没有亲吻库洛洛的嘴唇。两个人床圌事配合的极为默契,唯一的不好就是接吻时双方都不愿意放弃争夺狭小的领域,不一样的搏斗轻易就能让他们忘乎所以。   因此,多数时两人都会省略不必要的亲吻,选择另一种调情方式。




  纯黑色的手铐脚镣和凌圌乱的衣服黏在半圌圌裸的健美躯体上,这样的库洛洛意外的令人感到情圌圌色不堪,光看着就能生起爆棚的施圌圌虐欲。   西索伸出手不怎么温柔的为自己扩圌圌张,手指的纹路贴合着柔软的内圌圌壁,拨圌圌弄间干涩的甬圌圌道慢慢被肠道分泌的液体润圌圌滑。 他低垂着头,额角有汗液逐渐滑落,腹部的肌肉缩起收紧,他微张着嘴喘息着,换了个姿势半跪在库洛洛张开的双圌腿圌圌间,将他挺立的性圌圌器往身下塞。   没有完全做好的扩张的穴圌圌口要全然接受还有些勉强,无视了隐秘圌圌部位酥圌圌麻的不适,干净修长的手指扶着狰狞的柱圌圌身,或搔或抚,灵活的画圈顺带着揉圌圌捏两侧的囊圌圌袋。   蒙眼的姿态使人的其他感官愈加敏锐。
  不论是黑暗中同样能描绘出的对方动情的景象,还是由性圌圌器传达到脑海里的彩色热感图,又或者是切身体会的抚圌圌慰力度,都叫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库洛洛发出愉悦的喘圌圌声,纯粹的欲圌圌望不加掩饰,亮着白炽灯的房间里隐约带上了淫圌圌靡的香气。 青紫色的性圌圌器挺翘着,龟圌圌头的孔里出滴出透明的液体调和了尴尬的场面,既不想分开亦无法进入的局面屈服于泥泞的下圌圌体,丝丝缕缕的殷圌圌红在结合处并不显眼。 太紧了。   进入了大半的性圌圌器与内圌圌壁相互吸附着,缓慢的摩擦撩起快圌圌感,本该是相当享受的一件事,在太过于紧窒的甬道中却有了不容忽视的痛感。   “西索,你太着急了。”   库洛洛皱了皱眉,又想起西索看不到,转而开口。





  性圌圌器完全进入体内的时刻正是两人肌肤相贴西索坐在他身上的时候。   并没有正面回答库洛洛的不满,西索扬起脸红发后滑,从符号零星的呻圌圌吟里溢出破碎的语句:   “唔…被这样的呃啊——库洛洛操着让我有种猥亵般的快圌感~呐~”   成熟的果实固然甘美回味,达到采撷标准之前的青涩却也弥散着诱圌圌惑的气息,正如亚当禁不住禁果的引诱。   况且,男人在情圌圌欲上的忍耐总是比不上对战斗的看重,亦非绝对的压抑。

  骑乘的姿势让那根性圌圌器深入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撞击到了腹部底的脏器。   西索张着嘴浪圌圌叫,在他的放纵之下,结合点噗圌圌嗤噗圌圌嗤的水声反而不太分明了,更明显的是肉体相撞地啪啪作响。   早在被圌插进时,红色耻圌圌毛覆盖的性圌圌器就慢慢瘫软下来呈现半软不硬的状态,似乎是为了迎接后圌圌庭的高圌圌潮而蓄势待发。   藏青的窗帘像四合的夜幕死死拢住了落地窗口,不露半点风声,与之相违背的则是大房间里有如白昼的灯光。
  正中央的刷白床单上,两具肌肉匀称,蕴藏着无与伦比的爆发力的肉圌圌体纠缠交圌圌合。每一次的抽圌圌插都溅起了粘圌圌稠的水色,嫩圌圌红色的媚圌圌肉攀附着粗圌圌壮的性圌圌器,一上一下间尽是依依不舍。 快到了。   长久未断的关系让库洛洛对西索高圌圌潮前的反应了如指掌:比如抓着他手臂的力量愈大,大概又增加了几道血痕;再比如缠在他身上的双圌圌腿收紧,勒得他骨头咯咯发响;又比如湿圌圌润的甬道升温,是比摩擦更热切的预兆。   龟圌圌头带着精圌圌液一下下的挤压着肠道内的G圌圌点,西索抓紧了库洛洛的手臂,干性高圌圌潮来临的刹那他的眼前一片猩红,肩肌与脊柱线的汗液成了锈红的血液,仿佛在流淌着血水的池子里浴血而行。




  性圌圌器前端并没有流多少液体,他甚至还没有真正勃圌圌起,就在库洛洛的攻势下进行了一次绵长的高圌圌潮。   眼皮蠕动着,西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滑到了下方同库洛洛的手掌相合,稍稍曲起手指便和他十指相扣。   这对性圌圌交时与其说缠圌圌绵不如说片面战斗的两人来说,无疑是难得的温情脉脉。   可惜没有人领情。   库洛洛并不拒绝这个姿势,只是饶有兴味的笑了,“现在换你让我尽兴了。”   “没~问~题~”   西索说话的时候,尾音里的余韵还飘着满足的杀气,像shì血的剑尤带着华丽的锐气,使人流连不已。
  FIN.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