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团西】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唔,纯对话体。很努力的不ooc连见异思迁的理由都黄暴了,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脑子里一直在回旋着之前看过的第三年,所以最后的语气词特别多○| ̄|_我差点就要唱出来了啊,虽然一个词都不会!
  先说好,lo主拒撕。
  想想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撸be?@紅茶正常甜 @枭喑 @收藏室x波西米亚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库洛洛:西索你还真是浪荡啊,随随便便就转移注意力看上另一个人

  西索:为什么不说说你呢?第三年就见异思迁团长大人你真让人家伤心呐。

  库洛洛:你也会这么说啊,抛下我去追逐自己的猎物不是你一贯的行为吗。

  西索:明明喜新厌旧任性妄为的是你,人尽皆知的事情你还要否认吗?

  库洛洛:何必要把一切归咎于我呢,说我的话你不也一样?

  西索:团长大人不要这么说,对每一个果实都付出耐心长久等待可是我为数不多的美德呢!

  库洛洛:别狡辩了,像你这样的变化系有什么痴心可言。

  西索:库洛洛你这样地图炮不怕误伤自己的团员吗?
  库洛洛:他们的事情归我管,倒是你啊,转移话题是因为心虚了吧。

  西索:我才没有那种情绪啊,这之前三年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吗?

  库洛洛:说的我好像怎么看扁你了一样。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第三年的见异思迁又不止我一个人。

  西索:好啊,那团长大人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库洛洛:你又来了啊,一直质问我的你可真像个被抛弃的女人啊!

  西索:库洛洛你总是这样打着擦边球,只会谴责我的不是,真不坦诚啊。

  库洛洛:你所谓的坦诚是什么呢?变化系的你居然说我不坦诚,这应该是你最荒谬的谎言了。

  西索:看吧,老爱贬低我还想指望我有多爱你?别把我当做了女人啊。

  库洛洛:那你要我怎么样呢?让我来猜你的相方?

  西索:别了吧团长大人,装模作样过头就不讨女人欢心了。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才是真正的坦诚呐。

  库洛洛:西索你就喜欢自说自话。我猜,你的新欢是金的儿子小杰·富力士吗?

  西索:啊啊,库洛洛你把我当成了恋童癖吗,虽然我想但找不到他也不行啊。

  库洛洛:自己都承认的事都别反驳了啊,西索你就这么爱浪费口舌吗?

  西索:这三年里我就是受不了你的态度,任性也就算了,连体位的不同也要细心考究,干嘛挑三拣四,我想说你想做不就行了吗!

  库洛洛:别说笑了。你以为谁都像你啊,走到哪都会发情,上床时的体位是情人间的情趣,连这个都不陪我玩西索你还还怪我挑三拣四,这个理由也太站不住脚了。

  西索:又来了又来了,现在嫌弃我的你当初不也很享受我的热情!我看呐,你把所有的为数不多的忍耐都给了那一个人吧。

  库洛洛:那你呢?越来越不注重前戏,以前擅长的调情与暧昧都送给了别人吗?你知不知道一次到底的话就算是我也会受不了的。

  西索:我才是下面那一个我都不反对,你还假惺惺的抱怨什么呢!那你现在找的就是你受得了的吗?是侠客吗?还是飞坦呢?女人的话玛奇和派克诺妲也有可能,如果都不是的话,看上旅团其他人的你审美已经不复以往了啊!

  库洛洛:果然是你啊,说什么都不忘自夸一把。我不会和旅团的人发生头与手脚以外的关系,说他们自己配一配还差不多,我得警告你,玛奇她啊应该和飞坦有关系,你就不要再妄想了!

  西索:得了吧。绅士同美丽的小姐调情也会被你们曲解,玛奇她啊可从来没当过真呢,不过还真让我意外呀,团长大人你也没看出来吗?

  库洛洛:谁知道呢,真真假假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也不是轻易就能看透的。我现在很好奇啊,你的新欢究竟是谁呢?

  西索:为什么不猜猜小伊呢?

  库洛洛:揍敌客有他的弟弟,再想想你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挣扎在友谊线边缘,让他离开奇犽转而和你一起也太不可信了。

  西索:库洛洛你又瞧不起我了,好歹我现在也是能让他打折的朋友了。看来这三年你都没有关注过我啊,之后的那个人呢,他能夺取你几分注意力呢?是把你从书堆里拉出来,还是把你从墓群里引出来,亦或者是让你和他打一架?

  库洛洛:西索你不也说出了心底话,你要的从来都是和我打一场,你又何曾需要过我的关注?最多不过床上的精力罢了。

  西索:啊啊,那现在的那个就不是了吗?到底是谁呢?是不是酷拉皮卡?

  库洛洛:不要用你的品位来恶心我,想打架的话也不用这么说。

  西索:你还有品位这东西吗?

  库洛洛:说的也是,从看上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品位就被污染了。

  西索:那也是之前了。库洛洛你一直不说,我真的想不到是谁呢。第三年就见异思迁还不告诉我是谁,你可真让人家伤心呐。

  库洛洛:相比于此,我却更想知道,这三年你是怎么看我的。

  西索:团长大人你也开始矫情了吗?你可是我唯一的最想要战胜的男人啊!

   库洛洛:这样啊。

  西索:那我也想问了,库洛洛你是不是一直在鄙夷我的审美、性格以及其他的一切呢?你的团员们可从不会掩饰。

  库洛洛:是你自己喜欢撩拨而且本身就是这样了,不要什么脏水都赖我。你的话,当然是最让我无可奈何的同伴了。

西索:库洛洛你几天没睡了,记忆力减退了吗?别说现在,我一直一直都不是幻影旅团的蜘蛛!

  库洛洛:是啊,一直一直都不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不会告诉你那是谁的,你的话要说吗?

  西索:你不乐意我也厌烦了,再见吧,还管那些做什么。

  库洛洛:你就是这样,离开的时候从不留恋。

  西索:团长大人,你转身的时候也依然微笑。

  库洛洛:也是,我们俩个还是谁也别说谁好了。再见吧。

  西索(转身,洗扑克。)
  库洛洛(两手插进口袋,向前走。)
  FIN.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