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带卡】人渣与负责

  卡卡西性转有雷有作者没吃药有ooc有糖有
  总之,慎入。
  感情上的卡带卡

  唔,我就是想看明明土哥才是男人占了案山子的便宜结果却骂卡卡西人渣←反差萌。






  “人渣!”

  站在蔬菜摊子前的玖辛奈眨眨眼,依稀听到宇智波带土的声音。
  她四下张望着没发现那个毛毛躁躁的身影,正当她还心怀疑虑时,对面的卖菜老婆婆晃晃悠悠地把装好的大袋卷心菜提了起来,玖辛奈连忙伸手接过来:“婆婆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看玖辛奈你不专心哟。”松弛的脸皮褶子皱成一个慈祥的笑容,婆婆揶揄道:“是不是担心水门大人?这么一说我也好一阵子都没看见过水门大人了呢,这几天都是玖辛奈你出来买菜,水门大人这次出任务的时间可真长啊……”
  这要是换了另一个人打趣,玖辛奈指不定就要动手了,但她脾气再火爆也不会跟上了年纪的身为普通人的老婆婆计较,只好僵笑着应和。

  “案山子你就是个大人渣!”

  “欸?!”
  玖辛奈惊讶地叫了一声,这次她确信没有听错,毕竟“人渣”谁都会讲可会骂案山子“人渣”的除了带土那小子也没谁了。
  毕竟天生白毛能力强大身材不错就算左眼有道疤还常年带面罩只露死鱼眼的旗木案山子在这一代的年轻忍者里意外地受欢迎,那些男孩子讨好她还来不及哪个会骂她且有胆子敢骂她?
  也只有和案山子同出水门班的队友宇智波带土才做得出这种事了。
  确定了带土就在这附近可能身边还有案山子的玖辛奈并没有就此消除心中的疑惑,相反,她还皱着眉撩了下红发,“菜市场附近除了旅馆就是酒馆,那两个人没事跑这来做什么?”
  “总不该闲着不出任务来喝酒吧?”玖辛奈这样想着,自己又否定了答案:“带土和案山子都不是嗜酒的人,没道理啊。”
  想知道答案的话就找过去看看好了。

  “案山子你竟然趁我喝醉带我来这种地方我真的看错你了,人渣人渣大人渣……”
  宇智波带土免不了想起刚才的经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身边还躺着队友旗木案山子,哪怕两个人的衣物都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从来不看亲热天堂并在琳女神死后就没接触过其他女生——啊案山子不算啦她是宿敌队友最亲密的伙伴——喝醉酒之后被案山子带来开房两人同榻而眠(乱码。
  啊啊啊啊旗木案山子人渣!
  和慢条斯理淡定过头的队友比起来,宇智波带土几乎是匆匆忙忙逃出旅馆的,没洗漱不说,木叶护额也是从柜子上随手拽来戴上的,更别提歪歪扭扭没正形的团扇图案眼罩了。
  “你这家伙连眼罩都带不好。”案山子懒洋洋的睁着双死鱼眼,既不反驳也不插嘴,直到实在看不过去了才上前两步踮起脚给他拨正了护额与眼罩。
  宇智波带土很没出息的红了脸,“喂喂你做什么不要随便靠近啊,案山子大人渣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喂喂——呜。”
  轻微的破空声过。
  喋喋不休的被疤痕染指的嘴唇上覆盖了另一个人的嘴唇,隔在中间的,细腻而有质感的布料摩挲着疤痕带起异样的麻痒。
  宇智波带土瞪大了隐隐泛起水光的黑眼睛,猛地推开了旗木案山子:“你做什么?!”
  模样平常的石头掉在地上,没有受到什么瞩目。
  案山子非常的心不在焉。
  她感觉黑色面罩蒙着嘴巴位置的地方有些微的潮湿感,于是忍不住悄悄的伸出舌尖舔了下——是带土的气息。
  不无可惜的瞄了眼带土的嘴唇,案山子回忆着那种同想象中一般无二的,左半边光滑而右半边粗糙的触感,一时忘形以至于没注意“莫名就被强吻还被抢走了初吻”的带土的脸色。

  “呜旗木案山子你个大人渣!”
  耳边的抱怨似乎含着细小哽咽声。
  旗木案山子摸着白长炸抬起头,撞见了另一只有些躲闪的黑眼睛,她露出诧异的神色却又在下一刻闪过理所应当的想法:是带土的话,被强吻哭了好像很正常……
  “嘛,你就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了,又没真的碰上。”旗木案山子不怎么认真的安慰道,却下意识的摸进忍具包里摸到那本对方送的亲热天堂才稍微缓解了紧张的心情,“你要是真的很在意的话,我可以负责的。”
  宇智波带土震惊的看着他,本来只是有点红的脸瞬间充血到像要爆炸。
  一句话说出来后,再坚持一下也不难了。案山子挑起眉:“我说真的。”
  “人渣!谁要你负责啊!”宇智波带土大叫着,然后转过头去磕磕绊绊的开口:“我,我可是个男孩子,这这这种事,才不要,不,我,是我要负责才对!”
  他甚至闭上了另一只眼睛才一鼓作气说完这句话。
  旗木案山子顺手掏出了亲热天堂,低头掩去眼睛里的笑意,“谁负责都好。”

  隐藏在不远处大树上的玖辛奈提起挂在一边的菜篮子,拍拍手扔掉手里的其他几颗小石子,一跃而下,“啊,看着他们那个样子真是忍不了,直接亲上去多好啊我说!”

  FIN.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