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流星街(一)

  首语我之前看到@jjjjjj也有写过,我在床伴里写过差不多的然而是西索来着,而这一句是我所能想象到的对团长最好的形容了,jjjj说出心里话。顺说,这里有几句苏到我差点删文←不过懒得吃药了(手动滑稽)
  以上,结束。


  你是这个世界的王,黑暗为你加冕。












  天青色的烟云下是雾蒙蒙的空气,厚厚的云层交叠着薄雾,一副轻盈如水的姿态等待着大雨滂沱。
  高压电网固执的死守着壁垒,零零散散的极光闪现在湿润的铁丝上,网格状的纹路演绎着无言的喧哗。
  高智能密码锁的大门被人打开,势如待发的装甲车一辆辆驶入,不久后便停泊在高楼门前。
  任职已久的老牌狱官不情不愿地走出来,不是很热情地招呼着车内的人,“这么快就送到了,你们也真是敬业啊!”
  全身装备的领头人推开了车门,听见这嘲讽似的话也不恼怒,他的脸隐藏在保护性能极佳的防护盔中,但声音里的听得出退让:“我们哪次不敬业了?”
  “哪次都不。”狱官翻了个白眼,“真是的,什么麻烦货色都往我们这里推,真把‘流星街’当万能了啊!你们还是武装部队呢,次次都这样还敢说敬业。”
  “话不能这样说。”领头人挥挥手,示意其他人也下车,边揣着笑安抚道:“能者多劳嘛,高级监狱不关这些人关什么,更何况这次的情况实在特殊,这个犯人的能力很奇怪……其他的监狱都不行,毕竟流星街才是专业的——在对付有异能力的人上面。”
  狱官不耐烦的摆手,“得得,你也别戴高帽子了,直接把人交给我吧。”
  “不用我们送进去吗?”一众人里,有人这样问道。
  狱官眼神一凛。
  领头人立刻上前几步,不着痕迹的拦在前面挡住了他的脚步,带这些赔笑道:“别在意别在意,新来的不懂规矩。”
  说着,他朝后方比了个手势,厉声道:“把人放下就走!”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看不见对方的脸也能想象出他的表情。
  何必呢?真在乎的话就应该一开始跟人说清楚,而不是到这来再假惺惺的作。
  狱官嗤笑一声,反正他们早习惯了接收各种各样的麻烦人物——那些大人物们总是把解决不了的罪犯统统塞到流星街来,甚至于从十几年前开始,这里的各大官要还达成了一个共识:出生在监狱里不好处置的罪犯的孩子都可以丢弃的流星街,就好像流星街是一个大型的,可以包揽所有废品的垃圾场。
  “得了得了,你们走吧。”
  三两句打发了押送员,狱官也没仔细打量罪犯,当先就进了高楼,“跟我来。‘流星街’有专门克制异能力的磁场,别想耍花样。”
  双手反拷在背后的红发男人终于抬起头,唇角微翘含着莫名的笑意。

  狱官并没有带人去见典狱长。
  流星街没有典狱长。
  不,以前还是有的。应该说自从那个男人展露头角后,前任典狱长就注定了会死,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他之上,即便是典狱长。
  从出生到现在,整整二十年的时间,这里的狱官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崛起,看着一个天生的恶魔成长起来,偏偏他们还束手无策。
  幼年多智少年峥嵘……从几年前开始,流星街就成了他私有的领域。
  如果说少年时还有人对他出手,妄图打败他欺诈他,这个世界还未曾建立制度,那么几年后的现在,无数次戏弄死神玩弄生命的库洛洛已然加冕为王。
  他的脚步驻足,人声嘈杂便瞬间归于寂静。
  他的目光所向,不论什么人:罪犯、狱官都将为此战栗。
  库洛洛·鲁西鲁——是这个世界的王。
  每当有新的罪犯进入,第一个见的必然是他。
  仿佛异国臣民来觐见这个国度的王。

  监狱楼有十一层,库洛洛的房间也在十一层。
  乘电梯途中,新来的犯人一直保持着安静,亮眼的红发温顺地垂在脖子边,灰色的眼珠凝练在狭长的眼眶里,嘴角上扬若有似无地笑着。
  看起来比谁都纯良。
  可事实呢?
  狱官移开了视线。
  在监狱里以貌取人是一件最愚笨的白痴才会干的事,更何况他已经见过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还没到红字层,电梯门却缓缓打开了。
  狱官皱起了眉头。
  一身干练职业装的女性走进了电梯,金色的头发下是并不十分美丽的脸庞,眼神太锐利鹰钩鼻子也太抢人眼球,但a字裙包裹的身材确实有够凹凸有致。
  女人没什么表情的向他打了个招呼:“科。”
  科舒展了下表情,才回:“派克诺妲。”
  他的脑子里一瞬间划过许多想法,比如这个女人怎么独自行动比如她出来干什么又比如他为什么不跟在那个男人身边,但几秒过后,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再度合上感受到腾空般的晕眩感后,科只能干巴巴的挤出几个单词:“我带新人过来看看。”
  派克诺妲这才分出一丝注意力扫了眼一旁的红发男人,“库洛洛不在,不必去了。”
  科下意识出了口长气,几乎是同时,他就语气快速的回复道:“既然他不在,那我就不上去了,我先去安排这个新人了。”
  派克诺妲从七楼上电梯,科和新人在九楼下了电梯。
  不用见到库洛洛对科来说是再令人高兴不过一件事了。
  具体表现在他竟然有了给犯人科普的兴致。
  “你叫西索对吧。”科选了个比较温和的开场白。
  对方嘴角的弧度似乎增大了些许,“是的,狱官先生。”
  科没注意到这点,他点点头说:“好吧,西索。那现在我来给你讲讲流星街的规矩。”
  “流星街和别的监狱不同,笼统的说,这里并不限制犯人们自由活动,只要在流星街范围之内。不要以为这里只有被禁锢的异能力者,流星街的厉害人可不少,没有异能力的话你什么都不是,而他们,”科随意指了指走廊上来往的男人女人,“有的原本就是普通人但人家进了流星街就代表了他的危险值,异能力不是一切,如果你想在这里活下去,不努力的话下场只有一条。”
  西索扬了扬眉,就这一下,那狭长的眼眸上吊露出了与之前截然相反却更为勾人的魅力。
  科一愣,接着他似乎误会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纠结成一团,“虽然这样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接受的速度也太快了点……”直接无师自通了这种想法,对方就没想过在流星街闯出个名堂?
  不是说这种事就是歪门邪道肮脏龃龉,但一般人不都会要努力一下,万般无奈才会下水?

  目光闪躲表情无奈,似乎还有些莫名奇妙的悲哀在轻蔑和疑虑间转换。
  西索瞧了眼就对对方的想法没了兴趣,一个不烂不好中规中矩——没有任何价值的路人而已。
  把人送到房间里,科最后说了句: “祝愿你不会被弱肉强食的法则淘汰。”
  “当然。”
  西索这么说着,然后他环视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星星点点的愉悦自唇角升起,跳跃到面颊上描绘出淡星与血泪,再延伸至金色的瞳仁里。
  画板被渲染了疯狂,然而他依然冷静。

评论(4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