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红茶生贺】灵魂战役

  红茶生日快乐哟,这么晚才出我也好心焦w讲真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写了绝对是被诅咒了,撸文能力被狗叼走了怎么都追不回来了w@红茶正常甜寿星生快hhhhh
 

  你无法操控我的身体,你只能压制我的意识。

  时间丢失。

  库洛洛睁开眼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眼睛看对面墙壁上繁复华美的蒸汽式挂钟。
  10:12 a.m
  距离他入睡时已经过去了九个小时。
  然而身体尤其地疲惫,沉重的肩部、泛酸的骨头还有昏昏欲睡的大脑,都不是一个一夜酣眠之人该有的状态。
  他的作息一向凌乱,但睡眠质量相当不错,基本三两分钟的深度睡眠就能清除所有疲劳,这种情况实在不对劲。
  库洛洛下床,随意一拢额前的头发就赤裸着上身拉开了隔间书房的门,堆叠着书籍的桌子上电脑还是启开的,随意一点就能唤醒待机。
  电脑桌面上只有简单几个图标,没有见不得人的系统也没有打发时间的游戏,倒是唯一的传讯软件闪烁着,明暗交替。
  ——侠客:团长,集合日到了你在哪?
  ——派克诺妲:团长我们先走了。
唇线拉平,库洛洛盯着历史记录上的时间显示,似乎将醒未醒的眼神也变得深邃又不可捉摸。
  3月12日,他和团员们定好3月13日集合,还说好了当天没去就作废集合命令,3月14日凌晨派克诺妲最后发来讯息离开,到上午十点他醒来,这期间有将近七十个小时。
  依照他最后的记忆,这七十多个小时他应该都是在床上度过,若事实真如猜测,睡了这么久而滴水未进,身体上的疲惫也有了可供参考的原因。
  库洛洛扯下了最后一件衣物走进浴室,他并不怀疑有人对自己动了手脚,这不单是对自身能力的自信……
  下半身浸泡在浴池里,被热气争先恐后亲吻的胸膛却暴露在外,六棱的玻璃杯压在白色地砖上,色泽鲜美的红色茶液早已没入了池水里。
  浓茶提神的效果也因人而异,起码对库洛洛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抬起一只手按揉这略微抽痛的太阳穴,目光不知怎的就巡视到了屏风架子旁的全身镜上。
  镜子是一种定义微妙的东西。
  它映照出的画面同参照物一模一样却又因相反的角度而截然不同。
  有人说:“对着镜子看久了你就会觉得那不像自己了,这时候的你其实是和平行空间的自己重合了。”
  想到此,库洛洛有些散漫的笑开,他从不觉得镜子有这么神奇能让人看到平行空间的自己,但他却知道自己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他确定是对方偷走了他丢失的时间。

  人格掌控

  隔着透明墙壁看人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他站在墙壁后面,没有门,只有一面隔绝了世界的透明薄壁,他的声音无法传达他的身体无法碰触只能透过另一个人的视角看到外界。
  不过西索认为这没什么不好。
  日头方过半,库洛洛就躺上了床,自从上次集合失败后他就没有再召集伙伴们,而是四处搜集资料再切身验证猜想,以求对自己所遭遇的状况有最深的了解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案。
  任性之外,库洛洛拥有绝对的自制力,哪怕是控制自己的睡眠。
  房间里一片沉寂,空气也染上了惫懒,一切都悄无波澜,只有挂钟还在嗒嗒走着。
  库洛洛忽然睁开了眼睛。
  不,库洛洛还在沉睡,他的眼睑并没有开合,面部的表情也没有多余的变化。
  但是只要看着他,你就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清醒”的,他的眼眸狭长而上挑,灰蓝色的眼珠像云雾缭绕看不清明,尤其是恍惚中上翘的唇角,那一丝怪异的笑容任是谁也捉摸不透。
  “我的时间到了呢。”
  西索自言自语道,“真是的,每次打架我都不能出现,那么激烈又好玩的事,怎么就少了我呢。”
  “库洛洛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呢?”
  “啊啊,一想到就有点控制不住了,心情动荡太大可不利于我出现,要忍耐哟!”
  “再过不久就无法压制了呐,库洛洛不要让我失望哟。”
  “你可是我的猎物。”
  额头天生逆十字的男人依然睡着,房间里没有响起任何不该有声音……库洛洛却实实在在感知到了所有的经过。
  就像是他凭空生起的臆想。
  食指缓慢而规律性地抚揉着唇瓣,库洛洛特意搬了面镜子放在沙发前,然后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里头的自己。
  从单脚翘起的到两手支成塔状而双腿平行,库洛洛把各种各样的坐姿都试了一遍,然后像是玩腻了直接站起来,他打了个哈欠:“这种事,还不如睡觉呢。”
  “说不定我能抓到一只生活在梦里的小偷,相当有趣不是吗。”虽说如此,库洛洛却没真进卧室,脚步一转便进了书房。
  “你要怎么做呢?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要开头还是有点小烦恼哟。”西索对着墙壁说,饶有兴趣的旁观着自己的猎物。
  紧接着他就知道了库洛洛的想法。
  库洛洛坐到了书桌前。
  “这是要做什么呢?”
  他打开了电脑。
  “哦哦,是要找资料吗?没用的哦亲爱的库洛洛。”
  库洛洛带上耳机打开了还没读完的一本历史游记,专心致志的投入了其中。
  西索傻眼了。
  他万万没想到库洛洛确切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后竟然不去追根究底,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那些他完全没觉得有趣的小说!
  “真令人失望。”西索口头上抱怨着,一屁股坐在突然出现的白色阶梯上,眼神有点哀怨地把玩着幻化的扑克牌。
  静观其变是个非常好的点子。
  特别是使用对象还是西索这种人,他可以坦然面对别人的挑衅,也可以用身心去享受战斗,甚至于暴露自己的存在只为和库洛洛交手,哪怕结果是被驱赶、压制、抹消。
  唯独受不了被猎物冷落。
  换了个人西索还能上手撩战,但库洛洛某些时候总是淡定过头,他一贯的漫不经心外加从容漠视都让西索没有可乘之机。
  库洛洛仿佛习惯了不断的丢失时间,对身体上的倦怠也不加理睬,反而专注于寻找其他的乐趣所在。
  他让西索认识了一个事实——库洛洛确实能极度自制,并且对他(无论哪方面)不感兴趣。
  “这样的日子也太无趣了。”
  西索靠在阶梯上,无病呻吟着。
  “就今天吧,既然栽培的果子没有成熟,那就用更好的东西灌溉、栽培。”

  棋差一着

  “你给我托梦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库洛洛扯了扯唇,不甚耐烦的问。
  “不要说托梦这种词啊。”仅有他一人能听见的声音响起,带着诡异的音调,“听说在另一个国家今天算是一种鬼节哟,库洛洛你呀,难道就不好奇吗?”
  “我可以陪你玩玩哟。”
  “还真把自己当孤魂野鬼了啊。”库洛洛双手插兜歪着头端详这一栋七层高的公寓。
  “不敢进去吗?这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哟。”
  库洛洛嗤笑一声,当先迈步。
  门里门外,黑暗与光明分割了两个世界。
  多年阅历让库洛洛能轻易分辨空气中蔓延的味道,他的大脑早已习惯嗅闻危机,就好比现在,他眉梢一扬:“一栋空楼?西索你的手笔可真够大的。”
  西索压抑着笑声,传出来的却是更跌宕起伏的低笑,“被吓到了吗,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哟。”
   来时的路似乎被交换了轨道,库洛洛暗自警醒着,这栋公寓就和西索的来历一般怪诞,稍有不慎便会踏入深渊万劫不复。
  小女孩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楼道。
  库洛洛一愣,还有人?
  梳着齐眉短发的小女孩在楼道里跑来跑去,手里拽着一个精致的木偶娃娃,稚嫩的脸上笑容满溢。
  “呀呀呀!”
  小女孩猛然变脸,眼泪落下的同时木偶娃娃也被狠力掼到地上,顷刻间摔得支离破碎。
  小女孩转过脸,这下子她像是终于看到了库洛洛,欢快的表情变得僵硬木板,水嫩嫩的脸蛋开始龟裂,先是皮肉剥落,再接着血液倾覆淌下。
  库洛洛不动声色的看着,边嘲笑道:“就这样也称得上惊喜吗。”
  “好戏永远排在后面哦,亲爱的库洛洛。”
  在此之前,连库洛洛也不曾想到他能亲眼目睹百鬼夜行的场面。
  天花板上,左右墙壁,前后通道,地下阴暗,每一个供人通行的地方,每一处旮旯角落,都有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鬼怪冒头。
  有形如山童桥姬,无形如生灵死灵……其姿态各异,能力自然也大不相同。
  前赴后继的鬼怪缠上了库洛洛的身体,库洛洛到底是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不至于恐惧这些模样奇特的鬼怪,但百鬼夜行可不只是一群怪物集合起来靠脸吓人,真正要防的还是他们刁钻古怪,人类所不能及的术法。
  号称能辨善恶,替天行道的白鵺给库洛洛添了第一道伤口,斑鸠似的尖喙刮走了他肩膀上的一大块肉,鲜血顺着手臂流下,香甜的气息不出所料引起了百鬼暴动。
  明明没参与战斗的西索竟然也高兴的哼唱起来,手腕翻转洗练扑克,很是自娱自乐。
  “太胸有成竹了可不好。”库洛洛揉了揉额角,意识一直被压制的感觉真不好受。
  “嗯?”
  西索定神往外一看,那些百鬼竟都像画布似的,哗啦哗啦被人几刀划开了口子,接着又像平静的湖面被人搅开,幻影三两下便抹开了聚不起来了。
  “我一开始就走进了误区。”库洛洛摸了摸左肩,那里的伤口随着幻影破灭也恢复了完好,“我以为我丢失的时间都是你偷的,你偷走了我的时间布下了这个局,所以我才会跟着你来这里。”
  “但事实上,你根本不能操纵我的身体。你或许可以和我共享记忆,却处处要受我身体所缚。我之所以沉睡也不是因为身体被另外的意识操控了,而是因为你。你压制我的大脑使我陷入沉睡,我的潜意识却同你斗争,于是醒来时疲惫不堪。”
  “你既不能操控的身体当然也没办法找这么一个公寓,所以这一切都是幻象。”库洛洛叹了口气,“纵然我无所畏惧,却也在第一步就走错了棋子。”
  “不愧是我看上的猎物啊。”西索大笑出来,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仅凭意识压制就玩弄生命在他做来轻车熟路至极,这么久以来,也只有库洛洛破了他的局。
  “很简单啊。”库洛洛踹倒了尚未消尽的墙壁,越过废墟坐回自己的沙发上,“别人遇到这种总害怕被你抢走了身体,但一开始你就是被我的身体所困,有这样一个牢笼,我怎么可能输?”
   西索捂住嘴,“居然被看穿了呢。”
  “你这种做法还真是无聊的可怕。”库洛洛微眯着双眼,语气懒散:“为了寻找刺激不惜代价,西索你是很厉害,但不管之前的人下场是怎样,你都别想着能杀死我。”
  “你和我一样下了一步臭棋,区别只在于你下的太早而我下的刚好。”

  FIN.

评论(28)

热度(20)

  1. 紅茶正常甜热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這種糾纏不清的感覺我被深深擊中了啊啊啊!謝謝阿青的生賀辛苦你了努力到這麼晚我真的很喜歡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