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我西】万劫不复

  表白get,然而不够。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依然偷一句话:我的维纳斯,生日快乐!
  我将爱你,信仰你,直至终点不休。





  你看着他,星星点点的笑意自眉梢眼角晕染开。
  尖利的指甲颀长的手指,拼凑起来的手掌远远看着有种奇异的美感。
  过分新鲜的血液从他的指尖滴落,于是你鼻翼微动仿佛嗅见了铁锈般的腥味。
  可你明知距离太远,那淡薄的气味不可能蔓延至此。
  你只是太想和他呼吸同一方的空气。
  靠近的欲望一直存在,随着时间演变愈加浓烈。
  无形而有形的屏障竖立,阻碍了你一切想朝彼端进发的脚步。
  他是自由的。
  然而你已被囚困。你被囚于一地,目光所及永远有他的身影――伸出手去触摸到的则是虚无泡影。
  你曾疯狂呐喊叫嚣,妄想打破这粘稠恶意所铸就的噩梦。
  然噩梦难消,终究徒劳。

  你怀揣心房里最美的幻想,目光凝固在他身上。
  竞技场内观众满盈,坐无虚席。他们欢呼他们雀跃他们兴奋难言,间或死寂低潮。
  他就站在竞技场的中心点,像是供人观瞻的小丑,又是主宰这里的王。
  “JOKER”,你低声念着,不放过任何机会用眼神舔舐他的身体。
  前一个想法固然叫你不悦,但是想想,强大无比而特立独行,从不特意去讨好――或者说他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而让人无法平静接受地他的示好――这么一来,喜欢他的你不也是特殊的?
  你安慰着自己,你是如此强烈地幻想成为他心目中特殊的存在。
  纵使非人。

  你看着他,欲望在心口涌动。
  你的目光缱绻温柔,却如跗骨之蛆附着在他健美的肌体上实行侵犯。
  这不怪你。
  只是因为他的体魄太过强壮且具有美感,他在池塘里洗澡的姿势太过恣肆而撩人。
  你忍不住为自己开脱,无耻的把自己的罪名加诸在他身上,就算你知道这是事实,你也在心虚莫名。
  你的目光有如实质,扫描他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可真是天真的臆想!
  这一刻的你心痒难耐,恨不能化作微末水滴,哪怕下一刻就将迎来人生终结也要亲吻他的胸膛。
  你的情绪不对,这有点疯狂。
  但你依然固执的盯着他,炽热的目光满含饥渴与贪婪,空气成了你的爪牙,受你掌控爱抚他每一块肌肉每一根发丝,最后碾压他习惯性上翘的,带着不明笑容的嘴唇。
  他终于看向了你!
  一片虚无。
  你仍然与他相隔屏障。
  你庆幸你亦癫狂,前所未有的欲望覆灭了你。
  于是你陷入了深渊。

  FIN.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