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点文2-1】Spice [酒馆老板X吟游诗人]

“美如画”
恕评语再无以复加。

收藏室X波西米亚:

甜的。


*香料通常暗示着某种不可言明的欲望


*伯利恒之星:无叶白色星状花,所有部位都有毒。这种花多半野生于巴勒斯坦,因此命名为伯利恒之星。伯利恒是世界闻名的犹太教和基督教圣地。


*紫色玫瑰:最有名的是紫色的路易十四玫瑰。寓意:我只钟情你一个。


 @DK  由于目前在你给我发的题目中只有这个有了脑洞所以先发辣,其他的等我慢慢想233333333


--------------------------------------------------------------------------


他的眼睛可媲美浸透了夜之星光的黑钻石,剔透、清洁、纯净无比。里面没有太多的情感,但注视着某一点的时候,会让你觉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情,然后转瞬即逝,快的让人心惊。


 


他重复地用柔软的丝绸擦拭着手里的玻璃杯,沿着饮用威士忌的方形杯外延一圈一圈地擦抹着。那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工作。昏黄的灯光洒在他的睫毛上,将其下白皙的皮肤晕染出温暖的色泽。骨节分明的手轻而易举地托着玻璃杯,那杯子在他手心显得小巧。


 


随着日落,薄暮迫近,酒馆中渐渐人声嘈杂。这没有影响依旧擦着玻璃杯的老板。络绎不绝的客人被动作轻盈的店员引领至小圆桌附近,调酒师默不作声地摇晃着金酒厚实的瓶子,让数种液体浇灌出绚丽的花。


 


“哗啦。”


 


沉寂的角落之中有一座用扑克牌叠成的塔颓然倒下,那些纸牌噼里啪啦地散了一整个桌面,却奇异地没有一张落于地板。长着过分尖锐的指甲的修长手指拈起涂抹出小丑图案的鬼牌,将那张牌搭在唇前,遮挡住那缓缓上挑的唇角,朝刻有蜘蛛花纹的黑胡桃木柜台走去。


 


“长着精美水果的石榴园,


散沫花和缬草,


香草和藏红花,


这里的树木繁多,


你的眼睛如同寓有真理的香料酒。”


 


酒馆老板在突然坐到他对面的吟游诗人哼唱完最后一句诗词时抬了抬眼,一丝笑意飞快地从中滑过,他放下手里泛着银子般光泽的酒杯,拿起放在不远处的威士忌,将那黄金般的酒液倒了进去并推到对方面前:“请用。”


 


吟游诗人用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瞳直视着对方,近乎失礼地笑着,并不饮用那杯酒:“你愿意告诉我这香料的名字吗?”


 


“这里没有香料。”男人带着不变的微笑回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


 


“不是很好的香料名吗?”那诗人抚了抚垂到眼角的红发,指尖仿佛穿梭在凝成固体的血液中一样:“如此温暖的夜晚,就如同永恒的天堂春天一样。”说罢,他将空空如也的右手一翻,掌心中赫然出现一朵深紫色的玫瑰:“我对你的感情就如同伯利恒之星,请不要拒绝我啊……库洛洛。”


 


纤薄的红润双唇中吐出呢喃般的情语,库洛洛似乎感受到了那缭绕在两人之间时而馥郁时而浅淡的诱人芳香,即便是普通的话语声中也带着吟唱般的韵,诗人稍嫌轻浮和浪荡的声音此刻也格外动人心神。


 


于是库洛洛没有作出拒绝,他接过那朵盛开得华美而不似真实的紫色玫瑰,仿佛浸透了恶魔之血的玫瑰在灯下泛出妖艳的柔光。用空闲的一只手扣过吟游诗人的后脑,库洛洛撬开了红发男人上扬的唇,温暖的软肉尝起来像新鲜的苹果。舌尖纠缠,彼此忽轻忽重地舔舐着对方齿间敏感的所在,撩拨那渐渐绷紧的神经。库洛洛手掌稍稍用力,手下之人不得不用双手撑住上身,并泄出一丝呻吟般的轻笑,更加热情地吻向深处,也让对方更深地占据了自己的唇舌之间。


---------------------------------------------------------------------------


FIN.

评论

热度(35)

  1. 热白开敛于沉默 转载了此文字
    “美如画”恕评语再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