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犯罪现场(一)

  今天回的比较晚,九点开始撸的,到现在已经超我入眠一小时了w
  我是看群里dk发的图片来的灵感XD不过私设各种就是了
  升级为高三doge的jjjjjjjjj我来拯救你了(手动滑稽)快抱紧我
  呐,@枭喑这就是惊喜了,我没立flag感觉不错虽然还没撸完w
  今天没看到红茶呢
  假装艾特永远玩不腻hhhhhhh晚安,祝西入我梦。
  以下,正文:

  犯罪现场,每一个人都有嫌疑。







 

 

  调查组一向是警务人员遇到某些难以破解的谜案时才会成立的临时专案组,然而l城警察局内部就专设有一支调查组。
  通常他们每个人都能在警局内各个部门自由来去,享有各种特权不说,调查案件时还会先斩后奏不申请搜捕令就闯人家门强行搜寻,固然次次都有实质收获上头因此没理由往重了罚,他们这样也是得罪了不少人的。
  令人深思的是,调查组每一次嚣张过后便有人打赌他们何时会被遣散,只不过总没有人赢过,到最后总是庄家通吃。
  “……所以,你交待一下,调查组会来接手这个案件。”
  “我知道了。”刑事组组长挂断电话,没来得及考虑是该烦躁刑事组的工作又被抢了他又得带兄弟们去乔装打扮抓三只手追车上色狼了,还是该庆幸这个棘手的活终于能转了这他妈简直可以列入警局十大谜案之一――不巧,被他归类成谜案的案件到了秘密调查组手里往往被轻易破解。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谁来帮他“交待”。作为调查组长的反面例子,间接证明了调查组之强悍的身份尴尬的刑事组长完全不想和调查组的人打交道,那叫自取其辱。
  刑事组长一脸的愁云惨淡,然后一抬头眼前就是一亮,“玛奇!”
  身材玲珑而气场强大的女组员来到刑事组也有十几天了,但样貌姣好的玛奇却不像其他女警一般被众星拱月,打一开始她就有意无意把自己隔离在外,毫无融入刑事组内部的意思。
  刑事组长也有几分眼色,且他不是好管闲事的闲人,也就没多嘴舌和玛奇谈心劝其好好经营和同事的感情,如此下来不咸不淡倒是相处算好。
  玛奇闻声走了过来。
  刑事组长喜笑颜开,别说,他还真怕这位不搭理自己,身高不足气场来补,人那气场可不是盖的。
  “上头来通知说我们这个案子归调查组了,我等下还要安排其他人没时间处理交接事宜,你就在这等调查组的人来做一下交接如何?”刑事组长询问道,虽说他自己不想干这事,可到底做不成强迫人的事,主要还是看她胆子大心又细,寡言少语做起事却实在效率得厉害。
  玛奇看了他一眼,似在思量,片刻后开口道:“可以,把东西给我吧。”
  “你答应了就好哈哈哈。”刑事组长忍不住笑出声来,“换成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喏,这是有关这案子的所有资料,包括初步勘测、现场取证、头道尸检在内,别的就没有了,得等他们自己做程序。”
  “嗯。”玛奇接过文件夹子,脚步一转又去了一旁。
  刑事组长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组员们,叹了口气,“说不定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出路。”
  调查组除了最初几人,后来加入的都是各个部门的精英,调查组长的眼光奇好,选中的人虽然看着奇葩,能力却都是不容置喙的。
  “我是玛奇。”玛奇一早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迎向进入封锁区的调查组众。
  左前方的娃娃脸男人边看手机边走路,时不时向身边的大块头说些什么,右前方是一个身材热辣的职业装女性,后面跟着一个运动服青年,两人打头阵领着后面的人。
  玛奇不动声色的瞧着,统共十余人左右,这时候看着是各干各的,但明明周围一圈子的人与中心的男人呈环绕姿态,既是保护又是尊敬的体现。
  全无破绽。

  “你好,我是侠客,我们是来接手这案子的。”
  相当礼貌而明显的排斥用词。
  玛奇倒不生气,冷淡道:“你们好,我负责案件交接。”
  一声轻笑:“刑事组长可真是大手笔,就这样把你拱手相让了吗。”
  库洛洛缓步上前,唇角随语气上扬,“玛奇,好久不见了。”
  “团长。”玛奇一点头叫出称呼,再一远目,朝着落后的那人打招呼,“飞坦。”
  “唔。”
  “玛奇,你就记得组长和飞坦不理我了吗。”分克斯做出一个伤心表情,意外滑稽。
  “我不也是吗,说好的青梅竹马就这么脆弱啊。”侠客变脸笑道。
  这下众人也反应过来了,玛奇既然叫库洛洛团长还认识飞坦他们,侠客也说了是青梅竹马,那就说明她应该也是曾经跟着库洛洛的人,只是不知为何和他们分开了行动。
  蜘蛛从不无故截断手脚,更何况侠客他们的样子分明关系极好。
  “侠客你还有脸说,”分克斯一脸嫌弃,“刚才可就你装的最好了。”
  “幽默细胞呢?我是在教你久别重逢怎么热闹气氛。”
  飞坦冷笑:“呵。”
  分克斯立马趾高气昂,“看吧看吧,我可不是一个人。”
  侠客啧了声。
  “别玩了,玛奇你先给我们讲解一下情况。”库洛洛还带着笑,出声制止了他们。
  “这起案件非常奇怪。”玛奇颔首道,“刑事组的人最先发现的不是死者身体状况如何,身处环境如何,抑或者初步判定死者死因为何。”
  “刑事组有个鲁莽的新人,第一时间就想去碰触死者尸体,不成想手一碰上死者的身体就拿不下来了,换句话说,他被黏住了。”
  “实验过后,刑事组的人发现死者的身体粘性极强。”

  TBC.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