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犯罪现场(二)

   @枭喑 撸完get√/ @收藏室X波西米亚  @紅茶正常甜 

  预计三章完的,目前发展还在可控中,不造能不能顺利三章。

  想在七月撸完这篇,但是可能性在减小,原本的结局虽然说不上he特别好,但是也不能一帆风顺的样子w

  你以前明明没有这么会拖的/还是继续当我的废受好了。
  对了,也庆祝吧里人数破1kXD

  以下,正文:





  玛奇领着众人到犯罪现场。

  单身公寓里,地面上铺着雪白的地砖,虽然刑事组的人竭力保持着现场原样,但是人来人往脚步纷呈间仍然有飞灰尘埃落到地砖上,不复最初的锃光瓦亮。

  “小滴,你去看一下。”一身全黑色镶铜金徽章的警服,俨然警局精英的库洛洛绕着死者身周环绕了一圈,片刻后目光移向了小滴。

  耳下半长黑发的女性面容稚嫩,周身却透着与其相貌不相符的沉着淡定。

  警服外套卷在手臂上,黑色内搭勾勒出纤秾有致的身材,小滴表情不变应声上前察看。

  玛奇随即开口:“慢一点。”

  白色勾线圈出了人体的形状,小滴并未犹豫,脚步不停走了过去,直到靠近死者尸体。

  有人的接近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禁制,半透明的柔软薄膜迅速笼罩了尸体所在区域,左右贴近死者手臂,高度却足有50公分上下,堪堪越过小滴的膝盖。

  芬克斯张开了嘴:“这……”

  “是异能力者。”派克笃定道。

  小滴靠的更近,她看到的比其他人所惊讶的更多:那层薄膜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全透明至浑浊的转变。

  握了握胸前挂着的十字,小滴看向了玛奇。

  库洛洛也看向了玛奇。

  “具有强力黏性的就是这层薄膜。”玛奇果断地点头,“除此之外,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东西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试一下就知道了。”窝金捏了捏拳头,跃跃欲试。

  “团长?”众人动作一致,朝向库洛洛。

  库洛洛的心思似乎不在这里,看到大家询问的眼神才略微沉吟了番,说出来的话也与此毫不相关:“大家,说一说你们眼里的尸体模样。”

  “这是做什么?不就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小白脸吗!”芬克斯沉不住气,最先问了出来。

  然而其他人的表情忽然变得奇怪起来。

  侠客挠了挠下巴,“芬克斯你在说什么,明明是体积和肌肉不呈正比的畸型男。”

  窝金皱着眉:“不对,是戴眼镜的浴衣男!”

  “是持剑武士!”

  “是和剥落列夫一样的木乃伊!”

  ……

  “那应该是个青涩的少年……”说完这句,派克不禁怀疑地瞧向玛奇:“玛奇,这是怎么回事?”

  金发碧眼的女性目光锐利,气场和性格都是一等一的强势,却意外顺眼。

  “我不知道。”玛奇认真摇了摇头,“刑事组的人所看到的都是一样的——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我也是。不过……”

  “唔……”

  库洛洛的声音响起,“小滴,你试着碰一下那层膜。”

  大家下意识转头朝小滴看去,她的手已经附在了包裹着死者身体的薄膜上,见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才动了动手,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手指上。

  小滴以眼神询问团长,库洛洛颔首。

  “你们看。”

  纤巧的食指轻点,薄膜极有黏性地贴在小滴食指指腹,随着食指上下展露出无比的弹性。

  然而更让人惊异的却是薄膜下的尸体变化。

  每当小滴拉动薄膜时,死者尸体所在地就会有或大或小的画面扭曲,众人眼中所见的影像也因此发生变化。

  “我看见了红发……”侠客戳了戳身边长发遮面的人,“库吡你呢?”

  “一动不动的状态。”

  “这还要你说。”侠客翻了翻白眼。

  芬克斯第三个说话:“西装,和之前颜色不同的西装。”

  派克诺坦眉头一拧,“这才是真面目吗?”

  信长瞥了眼,满不在乎的转过头和剥落列夫说话,“伙计,那家伙不是和你的便衣一样啊。”

  “……”剥落列夫拒绝搭理他。

  只有窝金一阵气闷,他是块头大可大不过富兰克林,富兰克林一扭身就把他挡在了身后,现下自然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大声嚷出来:“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库洛洛笑了笑,“窝金,别那么着急。”

  他看着似有话说的玛奇,“玛奇你有什么看法。”

  “对……这样的我看到过。”玛奇愣了愣才道:“那个鲁莽的新人被这东西黏住时我就在这,我看到的是酒红色的西装。”

  “对了,我和他是最先到的现场。”没理由地,玛奇冒出这样一句话。

  “很好,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库洛洛也走近了人形白圈,他握住正不懈和黏胶膜争斗的小滴的手臂,体内的异能力稍一流转便帮她解决了束缚。

  小滴于是退后了他一步。

  “这东西是有针对性的,针对对象就是异能力者。”库洛洛总结性地说,“我推测的缘由来自于玛奇和刑事组的人。他们原本是瞧不出什么异状的,看到的是人还是东西也说不清楚。不过玛奇身为异能力者,恰巧目睹了一点真相,又和他们处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他们。”

  库洛洛莞尔笑道:“所以,你们没有发现各自所见的‘死者’不同。”

  “既然这样的话,就不是他杀吧!”侠客抚掌做沉思状,“看得出来这黏胶膜和死者尸体的契合度与持久度,不像是被凶手遗留下的样子。”

  “不错。”库洛洛点头赞同,“而且这种黏胶膜的强度十分之大,有两种可能。”

  “一是死者能力强大。但如此一来没道理还会死于己手。”派克诺坦说出自己的推想。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觉醒失败,死于自己的异能力。”玛奇说完,不意外地听到了飞坦的嗤笑。

  窝金原本还有些兴趣,偏偏他最烦不能硬碰硬爽起来的异能力,而这种黏胶膜一看就不适合来强的,当下就失了继续看下去的意思,“真是一点不好玩,团长我先走了。”

  “去吧。”

  “还是挺好的能力。”与之相反,库洛洛相当有兴致研究,深邃黑眸转动,不无贪婪觊觎之意。

  玛奇忍不住眨了下眼,预感到某些事将超出意料到的发展范畴外。

  TBC.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