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CM]槲寄生

#说槲寄生不如无题
左右都是黑历史,懒得改了。

原创女主xReid
cm最先接触r宝,但其实补过之后最喜欢morgan和elle,虽然elle即将离开/补到这里就卡住了。
#文盲瞩目,常识性错误请纠正/虽然全文都是D

堂堂正正的BG啊(笔芯)(暧昧向)


  “看看这个,你们的新case!”JJ脚步匆匆的走进办公室,环视一周,除了前几天就去拉斯维加斯看望妈妈的Spencer,BAU的各位都在这里。
  
  Gideon带起眼镜,打开文件夹看了起来。
  
  “Kate Grant,第一位被害者,女性,25岁,三周前在树丛里被发现尸体,死因是一枪致命。Lara Brandon,第二位被害者,女性,23岁,同样是三周前在公路上被发现,一枪毙命,尸体上有多处淤痕和伤口,疑似经受过暴|力虐|待。第三位被害者是年轻男性,Chris Karl,白人,二周前被报失踪,一天后有人报案,尸体漂浮在喷泉池里,死于一枪毙命……”
  
  “全都是一枪毙命,这家伙可真够干脆的。”Morgan翻了翻档案,首先发表意见。
  
  Elle挑了挑眉:“我们得弄清楚暴|力虐|待是在死前还是死后。”
  
  Hotch和Gideon对视一眼,合上文件夹站起来,“现在出发,我们得去内华达州了。”
  
  “well,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Reid的假期的即将止步了。” Morgan笑了起来,步伐快速的走出门。
  
  JJ抱着文件夹和Elle一起笑道:“至少拉斯维加斯就在那儿。”
  
  
  
   Morgan他们等抵达了内华达州境内才给Reid打电话,尽可能的体贴,让babyboy迟一步离开妈妈的身边。
  
  因此身处拉斯维加斯的Reid反而是最后一个赶到当地|警|局的人。
  
   Gideon给人介绍Reid时依然是“Dr.Reid”,Elle眨了眨眼睛和JJ相视一笑,Gideon是最好的mom。
  
  Reid接过Morgan递过来的文件夹,速度飞快地阅读完,“暴|力虐|待是死后还是之前?”
  
  “死之前。”Morgan拍拍他的肩膀,“暴|力虐|待和直接毙命都下手干脆,不以性别区分,排除性|变态,那家伙的动机更偏向暴力行为。”
  
   Reid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Gideon开始分配任务,他和Elle一起,Morgan和Reid则去勘查现场,Hotch还要留下来和jj处理一点小问题。
  
  Reid不解:“只有两个是第一现场?”
  
  Morgan边走边解释道:“其中三个遭受了暴|力虐|待的被害者是被抛尸的,所以我们猜凶手大概有两种行事风格。”
  
  “yeah。”Reid紧跟其后,习惯性的咬着下唇思考,两种风格都有一样的行事准则,这一次的凶手显然并不痴迷于折磨被害者的心理,更多的是身体上的暴|力,可以考虑报复行为和惩戒心理。
  
  然后,Reid小小的抱怨:“我落后了很多,Morgan你们应该在第一时间就通知我的,离开Diano早一点并不会影响什么。”
  
  “hi,Reid没必要,你没有错过什么。”Morgan随口回答,然后带着调侃意味的说:“prettyboy,大家都爱你,你要试着去享受。”
  
  Reid一脸感动又郁闷,Morgan抿着嘴忍笑,于是Reid又鼓起了脸颊。
  
  不管路上打闹嬉笑的多过分,而在现场BAU不论是谁都有足够的认真和尽责。

  Morgan拿着一沓现场照片,如同往常一样念念有词的走动着,去模拟凶手的思维方式。只有共通才能了解,而一旦了解了凶手的想法思维,抓住他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Reid四处查看,但是现场能反馈给他的信息太少了,灌木丛早就被内华达州辖内的警|察们翻找了彻底,然而在收获了一些凌乱的脚印之外却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之前的公路也是。从现场看,凶手很明显不是生活中懦弱胆小的那种典型性连环杀手,相反,那家伙大胆又自信,身手还十分不错。截止到现在,那五位被害者都是年轻女性或男性,被暴|力虐|待过的白人男性Chris Karl更是年轻力壮,一般来说很难被制|服。
  
  从这点来看,恐怕那家伙的武力值和morgan差不多。
  
  Reid眉头动了动,突然联想到现场和被害者的关系。
  
  树丛有一种暧昧的隐秘性,晚上的公路则是繁华热闹的,不过这边是例外。一溜的地理信息从脑海里划过,Reid如是想到,这条公路正处于修葺状态,路灯被一些在这里游荡的流浪汉砸坏了,平时就少有车辆行驶,被害者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到这里来。
  
   连续几位年轻女性的受害总是联系着凶手的感情寄托,他们这次之所以没有以此为方向去研究是因为有Chris Karl的存在。Reid也考虑过Chris Karl可能是个同性恋者,但是Morgan说他让Garcia查过,Chris Karl是个笔直的异性恋者,同性|交往正常,甚至于被害者中有一位女性之前就是他的情人。
  
  不过这让Reid有了另一种猜想,他拉住Morgan,语速极快的说:“Chris Karl和Kate Grant既然当过情人,其他被害者可能也有交际圈的重合,我们得让Garcia对比查看他们共同认识的人,不只是男人,还有女人!”
  
  Morgan扭了扭眉毛,“你怀疑那家伙是女性?”
  
  “yes!”Reid为找到了一条新路子而兴奋。
  
  Morgan也笑着拿起手机拨通了Garcia的号码。
  
  “无所不能的计算机天才办公室为你服务。”Garcia欢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
  
  Morgan对着Reid扬眉:“Garcia,我们的babyboy要向你宣战,babygirl你怎么看?”
  
  “oh,无所畏惧的Garcia不惧挑战,巧克力甜心请给我一点爱的勇气!”
  
  Morgan给了她一个响亮的隔空飞吻,“心爱的Garciababy,我永远站在你身边。”
  
  “甜蜜的话语给我无畏的勇气!”
  
  Reid有些窘迫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他几乎能想象出那边Garcia的模样,一定是笑开了涂有艳丽红色的嘴唇,无比灿烂。
  
  他凑上去:“hi,Garcia我是Reid,我想要你对比一下被害者的交际圈,yeah我知道你查过了没有对应的男性,但是为什么不换一个思维,如果那家伙是女性呢?”
  
  Morgan补充道:“女性除了会和男性在树丛幽会,公路散步以外,亲密的好朋友同样能够约到她们,她们总是占据了对方一大半的时间。”

  Garcia贴心的安慰了Morgan:“放心,我的浓情巧克力,我会把和JJ甜妞Elle美妞约会之外时间都留给你的。”
  
  Marcia的眼睛盯着屏幕,几台计算机为她运转着,不一会儿,Morgan听到了她的答案:“Dr.Reid,万能的Garcia女王为你解答,五个人共同认识的姑娘有三个,分别是Croatia Carmen,Afra Clinton,Pesci Jones。”
  
  Morgan挂断了电话,面向Reid:“我们得回去集合了。”
  


   新发现值得参考,众人四处勘查也集齐了可进行初步侧写的材料,临时办公室里,几人不断地重复着推倒和补充的侧写过程。
  
     gideon先开口:“我们要找的家伙有双重人格。”
  
  “她是个富有魅力的女性,学识出众,体能极好。”reid说道。
 
  elle仰了仰头,“一个人格自信、果断,对待被害者都是一击即中的攻击方式,她厌恶被害者,心怀憎恨,选择这种方式是为了避免麻烦,极其理智。”
  
  “另一个人格更激化,她可能很暴躁,时刻焦虑,对被害者的暴|力虐待可以宣泄她的愤怒,最后的开枪则是宣告自己的胜利。”
  
  morgan说:“她有着不错的身手,至少可以轻易制服同龄的女性,还能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偷袭一个体力充沛的男性。”
  
  houtch皱着眉:“她的人缘非常好,交友广泛,交际圈复杂。”
  
  reid抱臂站着,“她应该就在Croatia Carmen,Afra Clinton,Pesci Jones这三个人之间。”
  
  ……
  
  bau的侧写完毕,接下来就要忙着去和嫌疑人沟通,morgan留下来负责联系garcia技术支援。
  
  “garcia我需要你的炫丽魔法。”morgan说,嘴角勾着。
  
   “为你服务sir!uh…双重人格,先来看看三个人的诊疗记录。”garcia笑着说,然后给电话那端的人查找情报:“Pesci Jones是个父母离异的富家女,她从小就患有Aspergersyndrome(阿斯伯格综合症)……”
  
  morgan对着侧写资料琢磨着,garcia很快就换到下一个。
  
  “Croatia Carmen,典型的上流名媛!oh!我收回那句话,她可真帅气!没有如何有关心理或精神的诊疗记录,她还有一个弟弟,well真是良好的遗传基因,来内华达州是为了旅游,弟弟在这里出差……”
  
  视频同步传来,morgan看着照片,不得不承认garcia的话,这位姑娘帅气的厉害。不过,morgan听着耳机里的声音,慢慢严肃起来,女性连环杀手没有男性连环杀手的暴虐,她们很少为了快感动手杀人,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情感宣泄,比如复仇,比如嫉恨。
  
   Croatia Carmen有没有人格分裂他不知道,但是在内华达州待的时间和凶杀案相当吻合,并非指一落地就动手,而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段——足够一个人经历各种感情变化。
  
  morgan拿过手机,准备随时拨通电话。
  
  “还有最后一个,Afra Clinton,这是个收入非常高的女强人,有过多次心理医生预约记录,但是她太忙了,忙的连轴转,错过预约时间好几次。”garcia念叨着。
  
  “sweetheart你真是好样的!”morgan毫不客气的夸奖,如愿看到garcia喜笑颜开。
  
  “黑魔法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后遗症,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最好的巧克力甜心,goodbye!”garcia甜蜜的笑,愉快的切断了视频。
  
   “gideon的手机掉了,我回来找找。”reid解释道,手里端着两杯咖啡,morgan喝了一口,五官顿时扭曲成一团。
  
  “你又倒了半罐糖吗?”morgan勉强咽下去,放下咖啡杯说。
  
  “no,这是我买的,特意让他们放少了。不过这家店确实以甜味著称。”reid随意的说,目光盯着计算机屏幕,“有什么突破吗?”
  
  “yeah,我确定了两个嫌疑人,刚刚跟elle说完。”morgan调出图片给他看:“Croatia Carmen和Afra Clinton,她们都有符合侧写的方面,还有一些,你知道garcia没有那么大魔力。”
  
   “等一下!”reid突然制止了他要翻页的手:“红发碧眼……我见过她!”
  
  “我见过她,就在昨天路上,当时她的打扮和这张照片完全不一样,相比起来气质迥异。”
 
  reid回忆着昨天的事。
  
  临近圣诞节,大街上的节日氛围越浓,一向繁华的拉斯维加斯更是突破了以往的巅峰,绚烂璀璨不可言述。
  
  reid从diano那边离开,随手买了个三明治填肚子就赶向bau的暂时集合点。
  
  路过热闹的商业街道,好些商店门面都挂上了长青槲寄生做装饰,reid一手挡着向前跑的挎包,咬着三明治匆忙经过。
  
  “hello!”
  
  reid猛地一停,被突然跑出来的人吓了一跳,几乎要压抑不住尖叫。
  
  “我吓着你了?” 来人有漂亮的红棕色卷发,眼珠则是浓郁的祖母绿,五官深邃带着异域风情的美感,像极了一幅光彩渐变的印象派油画。
  
  reid说不出话来。
  
  “好吧,我道歉,prettyboy你太可爱了,”她放柔了音调,身上有种矛盾的风情,既柔媚又强硬,“所以,我想槲寄生的祝福和你一起!”
  
  “哦,我不介意你的冒犯,但是以后请不要这样玩,人的心脏是一种极其脆弱的器官,贸然挑战它会带来不好的……”reid下意识依靠自己擅长的知识制造出侃侃而谈的假象,带着微凉气息的吻就落在他的脸颊上。
  
  reid于是发现来人的身高出挑,高跟鞋上几乎与他不分上下。
  
  


  “now,reid回神了!”morgan打了个响指,见过嫌疑人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reid这模样倒让他好奇起那些没说出来的细节:“我已经通知了hotch,他和elle会注意的,但是gideon还得你去找他了。”
  
  “我们仍然不能确定她们两个谁是凶手。”
  
  morgan从一叠文件夹下翻出giedon的手机,这是他刚才听电话铃声找到的。
  
  reid拿着它离开了。
  
  Croatia Carmen的住所离警局有一段距离,reid不想等找到gideon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那么喊上一辆taxi就是必须的。
  
  令人诧异的是,坐了一段路后司机先生接了个电话,然后就要reid下车:“你要到的地方就离这不远,向前走几条街然后碰到十字路口左拐再前进一段路,我很抱歉家里有事急需处理……”
  
  “哦没关系我知道路。”reid拨开右颊上垂落的头发,解释道:“整个拉斯维加斯囊括大部分内华达州的地图我都记在脑子里,向前走三条街离这874.89063867016码的地方有绿野区唯一的十字路口,向左拐再走98.425196850393英尺就是我要到地方。我知道,thanks。”
  
  司机盯着reid看了一会,突然调车离开,嘴里嘀咕:“真是个心思超坏的孩子,还骗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很像会特意绕路的老司机吗?”
  
  reid纳闷地看着逐渐消散的车尾气:“why?我说错了什么?”
  
  “或者我应该把那些零数换成英尺,人们都喜欢简洁快速。”自认为摸着头脑的reid循着脑内地图继续前进。
  
  然而接下来遇到的一切是即使reid把整个美利坚的地图印在脑袋里也无法独自解决的。
  
  “why?It\'s why?”reid只有靠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恐惧,他一边用手夹住不停摇摆的背包,另一只手则前后运动帮助双腿增加逃跑的速度。
  
  但这并不能让他摆脱身后两只身形矫健的,有一身漂亮的,黑色混茶色毛发的德国黑背的追击。
  
  那两只黑背犬接二连三的吠叫,声音响亮而充满了敌意,就好像reid不是经过他们看守的家门,而是抢走了他们的骨头或是伤害了饲养他们的主人。
  
  两只黑背犬威胁的吠叫越来越近。
  
  reid出外勤时不得不补考的长跑这时依然是弱项,哪怕是被咬一口也许更多——如此迫在眉睫的危机也不能让他突破极限。
  
  
“真该让hotch看看,他乐于介绍的‘reid效应’以后可以换成‘超级reid效应’了。”
  
  reid不合时宜的想到自己的奇怪体质,他一脸懊恼,继而又因为额头下淌的汗水龇牙咧嘴。
  
  有点小滑稽,还有些prettyboy自带的可爱。
  
  Croatia Carmen如此想到。
  
  紧接着她就蹿到了路中间,正好在reid前进的路上,croatia动作灵活的把四肢不太协调没办法躲过障碍物的reid拨到身后,右手屈指放在嘴唇前吹出一声清亮悠长的口哨。
  
  两只德国黑背停在了croatia面前,有一只试探性的凑上来闻她的长裤,另一只则警惕的绕着她和reid转圈。
  
  reid僵硬着站在croatia身后,和那只黑背犬对视,良久之后,它们转过了身返回原处。
  
  “我想……不我是说你认识他们的主人吗?德国黑背确实是敏感又聪明的狗,但是他们……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根本跑不过他们……”reid尚且惊魂未定,他看着croatia,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
  
  croatia过于艳丽的面容上露出极其柔和的笑容,“我不认识他,但是我见过他这么调|教他们,而且和你相反,我非常喜欢狗,他们也非常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reid问道,他没忘记自己的目的以及Croatia Carmen的嫌疑人身份,这让他迅速镇定了下来,并下意识地拿出FBI的专业素养:“我是Spencer Reid,一名FBI,隶属部门BAU,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了解情况,关于一起连环杀人案。”
  
  croatia笑了笑,这和之前的笑容不太一样,但很符合她的外在表现,从容且自信:“Croatia Carmen,很荣幸认识你,虽然我们第一次约会将会在警局里。”
  
  “你可以叫我Dr.reid。”reid握上了她伸出来的手。
  
  “croatia。”
  
  croatia带着reid去了她的临时住所,然后和gideon还有那些警员们返回警局。
  
  半个小时后,croatia坐在了小黑屋里。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巧克力色的帅哥坐到了她对面。
  
  “可以,请问。”croatia礼貌的微笑。
  
  “你认识他们吗?”morgan拿出几张被害者生前的照片推到croatia面前,暗自观察着她的表情。
  
  冷静,理智,有良好的教养,气质出众……初步鉴定符合一部分侧写。
  
  “不认识。”croatia认真看了看,否认道。
  
  “不过这个有点眼熟。”她指的正是是Chris Karl。
  
  morgan暗暗点头,女性工作照和日常照的装扮的确很大,不精通此道的话很难认出来,哪怕Croatia Carmen也是个善于装扮的女性。
  
  毕竟花花公子的技能并不适用于为悦己者容而努力的美丽甜心们。
  
  “那再看看这些,也许你会想起什么。”morgan又拿出了被害者们的工作照。
  
  据他所知Croatia Carmen的弟弟Hillary Carmen和这几人都有工作来往,而且按照garcia的调查,Croatia Carmen非常看重Hillary Carmen,经常和他见面,有几次还充当了他的助手角色,因此认识被害者的可能性极大。
  
  “en……这么一看确实很眼熟。”croatia点头说。
  
  “那么,我们再谈点其他的话题。”morgan说。
  
  croatia看了眼紧闭的门,可有可无的答应了。
  
  gideon在外面全程观看morgan和croatia的交谈,elle站在他旁边。
  
  “morgan,多问问Hillary Carmen的相关问题,如果Croatia Carmen是凶手,动机就一定和Hillary Carmen有关。”
  
  elle不明白gideon为什么这么说,“逆向推测?可我们还没确定她是不是双重人格。”
  
  “no,确定了。”gideon示意她看单向窗口,同时croatia的声音传出来:“是的,我是双重人格,我们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并且能够经由外物沟通。”
  
  “能和我说说她吗?另一个人格?”morgan记下笔录,问道。
  
  “sir,为什么你这么确定是‘她’?也许是‘他’。”croatia说了个冷笑话。
  
  “sorry,那现在能说吗?”morgan为自己的先入为主道歉。
  
  “当然,没什么不可以的。”croatia撑着下巴说:“我是副人格,对,别这么看我,出现最多的不一定是占据主权的,我可没有那家伙厉害,不过很可惜,她有自闭症,智商高但是脾气超级差,极端自闭。”
  
  morgan的两条眉毛皱起了疙瘩,这一点和侧写不符。
  
  “那你能让她出现吗?”
  
  “我做不到,我不是灵媒,sir。”croatia说,能控制这个的只有主人格。
  
  
“yeah,我先离开一会。”morgan拿上资料走出去。
  
  “sir。”croatia突然喊住了他。
  
  morgan一回头,croatia的表情很冷淡,她微微偏过头对他说了一句话。
  
  “和侧写不符。”morgan说,gideon和elle还是思考的表情,他轻微地扬了扬眉梢,和hotch一起的reid过来了。
  
  “怎么样,有收获吗?”
  
  reid递过来一个文件夹:“凶手就是她,Afra Clinton。”
  
  “理应如此。”morgan说着,接过文件夹。
 
  “morgan她最后说了什么?”dideon走近窗口,盯着小黑屋里的croatia。
  
  他绝对没看错,那一刹那croatia的主人格出现过。
  
  “你们遇到过有两个都符合侧写的嫌疑人吗?其中一个动手了,还有一个尚未开动。”moagan复述道。
  
  “她是在说自己吗?”elle托着下巴说。
  
  “我不知道。”
  
  “hi,reid也许你会愿意给我们讲讲案子?”morgan用空着的那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of course!”reid两只手插在口袋里,消瘦的身材套在衣服里像极了田地中站立的麦秆人。
  
  故事其实很俗套,只不过换了个性向而已。
  
  Afra Clinton是个女同性恋,另外三个女性被害者也是同性恋,Kate Grant是她的前女友,另外两个则是她们的好朋友。然后,Kate Grant抛弃了Afra Clinton转战异性恋,她和Chris Karl好上了,她的朋友们陆续也和男性交往起来。Afra Clinton认为,四人圈子里三个人都背叛了,这让她愤怒,伤心,于是她开始了报复。
  
  最后,reid结尾:“Afra Clinton饱受人格分裂的折磨,至今已形销骨立,濒临崩溃。”
  
  至此,案子了结,croatia被放了出来。
  
  “hi,croatia!”
  
  reid看了看手机,走远了几步,离开gideon和morgan围起的圈子,“hello?”
  
  “你什么时候离开内华达州?在此空隙,我能请你吃个午餐吗?”
  
  reid咬了咬下唇,答应了邀约。
  
  “reid,约会怎么样?”morgan笑问道,眼底有着不容置喙的担忧。
  
  应该说不只是morgan,bau里的其他人有着reid所不具备的,仅与某些方面相关的敏锐。
  
  reid愣了愣,回想了下说:“croatia说她的弟弟好好的,她什么都不会做。”
  
  重点就在于弟弟,her brother。
  
  gideon揉了揉眉心:“你对她印象怎么样?”
  
  “very good?”reid不明白他的意思,然后他看向了morgan,“oh,morgan她也叫我prettyboy,和你一样。”
  
  morgan挑眉:“你说他叫你prettyboy?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称呼?”
  
  “不仅于此,他还知道‘reid效应’。”作为reid,babykid的mom,gideon得到的信任足以让reid道出他和croatia的巧遇经过。
  
  “她说她很早就听过我了,这些都是她通过私人途径打听到的。”reid不以为意,这次邀约他见过croatia的弟弟,所以他不怀疑croatia会对自己有哪些特别关注。
  
  elle也想到了这一点:“reid去见了她的弟弟,我们也知道,Hillary Carmen是真实存在的。”
  
  “那只是一个人格的认定……”hotch冷不丁的开口。
  
  闻言,其他人变得面色凝重。
  
  “嘿,你们在聊什么?”jj端着棋盘和棋子过来,“我刚刚在那儿发现了它,也许你们需要?gideon?”
  
  gideon蓦地笑了:“yeah,时机正好,非常感谢你jj。”
  
  hotch转开脸,morgan随后也对着elle耸了耸肩。
  
  ——玫瑰开在荆棘怀中,恶意在黑夜里滋生。谁也没办法去预测未来会发生的事,不论它是好的还是坏的。
  
  谁也说不出Croatia Carmen的存在是错误或者正确。
  
  FIN.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