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新欢伞修,没了。

「5月29陆必行生日快乐」我儿子就是聪明

    我心口有一把刀,刀锋雪亮,薄如一线。我持刀,刀柄刻着你的名字,它让我为你心动神驰,也为你尝尽了心如刀割。
  ——陆必行,生日快乐,我那么喜欢你♥你是我的太阳,只要看着都觉得心神动荡,无尽的喜悦简直不知该如何安放。

  


  陆必行刚得到“躯体”的时候,他本人还是无法控制的。
  花了独眼鹰小半家财的特制疗养舱质量十分不错,对养护小陆必行的身体很有效果。
  那时候的陆必行每天都只能躺在密闭的舱室里,手脚被捆缚着,半死不活的泡在黏稠的药液里。他的各种知觉也仍然是模糊的,较之以“大脑”存活于世的幼年,还要来的更痛苦难熬些。
  因为多了身体就多了额外的一面“承重墙”,彩虹病毒肆虐时也有了可供游玩的地方,陆必行的意识浑浑噩噩着,总以为他在做一个不太美好的梦,梦里有各种各样的怪物——素材大都来自于他在地下室见到的各种输液管和超科技器材。
  长角的方脸兽恶意恐吓他,生翼的平面则口衔锯齿状的獠牙,还有盘盘绕绕环着他的输液管长出了百足。他们都缠着他,势必要一寸一寸将脆弱小孩的骨头碾碎,然后嚼骨吞筋。
  那应该是很痛苦的。
  陆必行想,他的身体也诚实的回答:是的,真的是太痛了。
  陆必行的四肢微微抽搐着,从神经末梢反馈过来的疼痛却因为大脑硬件尚且没有完美匹配,而显出几分迟钝的麻木来。
  然而也是那一丝若有似无的麻木让陆必行得以像个局外人一样,孤独的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低头向下看去。
  下面有无尽深渊,暗黑的海水波澜起伏,起起落落,不知疲惫地冲刷着他脚下的巨型礁石。
  异乎常人的好奇心是根植在陆必行基因里的一道密码,小陆必行在此蛊惑下,很轻易就忽略了承重墙反应不灵敏的嘶喊和呻吟。
  他俯下身,稚嫩的眉眼里充斥着纯粹的好奇。
  陆必行看见那海中巨兽的背脊耸动着,蓝黑的水和其他斑斓的色块交叠成流动的画卷,浓烈的色彩在进入他眼球的刹那就冲破了无形的枷锁,大脑的保护层被层层叠叠的浪潮荡开,无穷且温柔的水波包围了他。
  一切种种,诸多痛苦,竟瞬息就被海浪冲蚀殆尽。
  
  
 
  “我儿子怎么了!!”独眼鹰目光一厉,盯住了一旁的手下,“他怎么没反应了?你不是说这玩意儿能安抚他的痛苦吗,他怎么晕过去了?”
  一连串的逼问让对方不敢怠慢,他立刻招呼着周围严阵以待的几个助手一起调试起疗养舱,然后抹了抹被防护服遮住的满脸汗,冲独眼鹰解释道:“这是正常现象,小少爷刚刚是没适应,等过了适应期,他的身体就会在疗养舱的帮助下自动修复,和大脑完全融合。”
  “最好是。”独眼鹰冷哼一声,目光尖刻,可等他转开视线,透过玻璃窗口看向蜷缩在一方小空间的小少年时,就又恢复成眉头紧蹙的老爸爸模样。
  可模样却愈发凶狠起来,活似一只被勾住软肋的大猞猁,一个不如意就要跳起来发狂。
  那人连忙又道:“还有就是小少爷的身体逐渐进入沉睡状态感觉不对痛苦的同时,他的意识也会受其影响,脑波会慢慢变缓变慢。”
  “所以我们为了不让小少爷被催眠进入‘假死’状态,造成不可逆的脑损伤,或者脑死……”
  独眼鹰猛地扭头,异色的双眼如猛禽鹰隼,不留情面的钉在他身上:“你说什么?”
  那人马上闭嘴,上下牙嘎嘣一下,和没来得及回收的舌尖来了一场小型车祸,然而他没能顾得上这现场事故,只打着手势指挥助手,再换了更温和保险的词汇说给独眼鹰听。
  “这些几率都是很小的,而且我们以防万一还设定了特殊装备。”他从实验室的桌上拿过一个眼镜状的连线装备,说:“特制疗养舱的便利,您可以经由这个眼镜和小少爷沟通对话,您可以唤醒他,然后陪他做一些小游戏,如此一来,小少爷的意识就一直是活跃着的,也不会有一睡不醒的危险。”
  独眼鹰带上眼镜观察了一番,他一贯粗暴,实在没能瞧出个好歹来,但料想手下不敢糊弄他,于是摆了摆手:“行吧,那你先去看看那东西,我再研究研究。”
  “好的。”
  那人转身要走,独眼鹰忽然冷不丁的开口:“记住,我儿子不能出一丝一毫的意外。”
  他一愣,回头一看,正对上这军火贩子头刀锋般、仿佛只用看就能撕下你一块肉似的目光。
  “我的乖乖。”他想,“这老波斯猫哪捡的宝贝儿子?这看重的,比他那只眼珠子也不遑多让了。”
  可想归想,独眼鹰的凶名可是响彻大半个第八星系,他反正一点也不敢轻忽。
  
  

  
   “爸!爸!”小孩儿的声音从他耳侧传来,“这边这边,这儿能源多,把你飞行器转个角度。”
   独眼鹰不满道:“嗨,你怎么这么多话,看着你爸打游戏,安安静静当个乖宝宝得了!”
  “我不,” 陆必行用和老波斯猫平常如出一辙的,“我就不买账咋地了”的口气撅道:“你不就是来陪我玩的吗?请尊重一下陪玩俩字的意思。爸,别老顾着听我说话,你快转,刚刚能源飘过好大一堆呢。”
   独眼鹰被他撅得没脸,又本就没什么耐性,此时特别想把这破眼镜一摔,撂挑子走人,这小兔崽子谁爱哄谁哄去。
  可这想法还没在他心里扎根呢,独眼鹰就呸了一声,骂那老东西不识时务,不要狗命了居然敢这么对他宝贝儿子。
  陆必行可猜不到这老波斯猫那九曲十八弯的心情,意识体很投入地扒在独眼鹰身上看他爸打全息游戏。
  高龄儿童独眼鹰驾着超战神款飞行器左右摆动,接住前方滚滚而来的能源堆。
  独眼鹰一把年纪了,真刀真枪的打打杀杀经历过不知凡几,实在做不到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戏里,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儿子说话,听他生气勃勃的指挥自己。
  “都是些什么不靠谱的手下啊,还科学家呢,就想出个陪他打‘双机’的招儿?”独眼鹰不无忧虑的看了傻儿子一眼,心里有点怀疑那群人是不是在糊弄他。
  不过很快,陆必行就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意识投射出的小卷毛影像立刻耷拉下来,变得没精没神。
  小陆必行没着没落的问他:“爸,我是不是特别不讨人喜欢?”
  “什么?”独眼鹰没反应过来,一瞬间脑子里竟然飘过一句“什么这小子早恋吗谈什么喜欢”,然后下一秒他果断怒了:“什么玩意儿,你是我宝贝儿子哪里不讨人喜欢了谁他妈敢说个不字,老子不废了他!”
  “那你干嘛不喜欢我?”小陆必行眼巴巴的瞅着他,他从小没有身体,也不知道怎么吸引人的目光,但这会儿却好似无师自通了一个撒娇卖萌的新招数,三下五除二就把独眼鹰晃了个头晕目眩。
  独眼鹰一下想着“不愧是我儿子真是出息了,都会下套给他爸了”,一会又是“这小崽子真能耐啊有优势就知道利用,将来肯定不会被骗”,最后许多杂七杂八的念头都沉淀了下来。
  独眼鹰就不服气了:“我哪不喜欢你了?”
   小陆必行说:“那你陪我打游戏还不情不愿的?”
  独眼鹰表情一边,声调降了三个度,“你爸刚才是走神了,咱们再来,我就是个陪玩儿的,职业操守摆着呢,哪能不喜欢你啊!”
  小陆必行就冲他爸露出一个会发光的笑容。
  独眼鹰顿时也不故意哄着他了,应该说从头到脚就没一个地儿能想其他了,已经彻底沦为没有底线的老爸爸了。
  老爸爸莫名沧桑,最后长叹一声“我不是喜欢电子竞技,我只是喜欢我儿子啊——”
  小天使陆必行喊道:“爸,往左转!”
  独眼鹰:“得嘞!”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