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白开

醒我和我的愚昧。

【团西】花吐症梗

  如果说,这世上有些事会让变态如西索鼓起包子脸并且露出非一般幽怨的神情,那么罹患花吐症应该也算其中之一了。
  毕竟战斗中嗨起来就会勃起对西索来说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被每一只选定的小苹果轻而易举就挑拨至发情更是到了一种喜闻乐见的地步——这样,他就能轻松撇除那些不能令自己燃起热情的烂果实了。

  为难之处也在这里,在未曾醒悟之时,发掘出小苹果的快乐对西索来说几乎和见到心上人的快乐并无不同,愉悦与勃起,不就这两种?
  太容易混淆了!
  偏偏花吐症的症结所在只有心中真正的暗恋之人才能使之痊愈,反之既死。
  虽说西索不怕死,相反他很期待死之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但那也只是战斗致死,在此之前,所有的死法都不是他想要的也绝不会打倒他。
  足够强大的果实还没找到,采撷之日尚且过早,他怎么会死?
  找出“暗恋之人”是必然的的结果。

  胃部涌动、喉口开合……有什么东西一股脑的蜂拥而至。
  西索感到喉咙里一阵骚动,他收回只要舔舐红桃三的舌头,低下头张开嘴,颀长的身体略微弓起,上身的肌肉绷紧,胸腔也微微震颤,然后是最近才熟悉的干呕。
  随着反胃感而吐出来的东西并不是污秽的食物残渣,而是散发着甜腻香气的花瓣,沾着透明的液体落在地上的扑克里,艳丽且不堪。
  灿金色的眼珠子转动着,在花瓣与
扑克牌之间徘徊。
  西索盯着坏掉的扑克牌,蹬着高跟鞋的脚直接踩了上去:他讨厌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症。

  “西索,你怀孕了吗?”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伊尔迷拧动钉子,发出咯拉拉的声音。
  西索扯了扯垮下来的嘴角,道:“小伊~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哦~”
  “哦,”伊尔迷锲而不舍的追问,“那你说,奇牙会不会喜欢?”
  细长的眉毛挑起,眼睛眯到只剩下一条细缝露出淡回原色的瞳仁,西索重新翻出几张扑克牌,一抬手恰好遮住上翘的嘴角,“说不定哦~♥。”
  一瞬间就让他愉悦值爆满的原因,不外乎是经由奇牙名字所引发的一系列联想。

  “说起来,你找我是为了干什么?”因为分不清脖子区域,只能看出来伊尔迷转动了头部,说着这世上没几个人听得懂的语言,“我想去找奇牙了。如果你再不切入正题的话这次就不打折了。”
  “Hihihi~”西索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总之,某天起床后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得了病,就像电视上说的‘吐花症’~一定要亲吻所爱之人的嘴唇才能治好~它为什么不直接说做♂爱呢~♠”
  西索在指间翻转着扑克牌,没什么忧虑感的抱怨着,“我喜欢的小苹果那么多,怎么确认最爱的是哪一个?”
  “所以?”伊尔迷转头,拨动钉子。
  “所以我想雇佣你找出解决方法,除亲吻爱人之外的~”
  伊尔迷诡异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左手敲在右手上:“哦,简直就像不小心怀孕的小伙子找闺蜜一起商量毁尸灭迹的方法。”

  西索顺着他的说法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半响,若有所思的洗了下牌,“怀孕的话,其实完全不用找你啊~”
  “也是,你自己就可以了。”
  赞同的点了点头后,伊尔迷很坚定的拒绝道:“抱歉西索,关于花吐症,我不记得有其他的治愈方法。”
  西索满不在乎地哼笑两声,手一翻甩出两张卡,“不用打折,价格你说了算★。”
  伊尔迷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金卡,三秒之后果断拿出手机和糜基通讯,可惜,结果仍然是以失败告终。
  有些不舍地看着那两张金卡,伊尔迷缓慢地摇头,“不行。”
  “不行啊~”其实对这个结果不太意外的西索并没有很失落,他不停地耍弄着手里的十几张牌,牵出一个微妙的笑容:“唔哼~这样的话,就不得不踏上寻找我·爱·人·的路程了。”
  说着,他又吐出了一些花瓣,是殷红色的曼珠沙华,混杂着纯白的栀子花。
  伊尔迷直勾勾的瞪着那些花瓣,近乎自言自语的说:“据说触碰到这些花瓣的人就会传染这种病,如果是奇牙的话,心上人会是谁呢……”

  花瓣划过喉咙的滋味并不好受,不论再怎么柔软的花瓣都比不过喉管的娇嫩,因此,不停歇的呕吐使西索的脸色变得恹恹的,看起来不怎么有精神的样子。
  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碰到的小杰。
  此时的小杰早已和三个好朋友分开了,独自一人寻找着金·富力士。
  看到西索的第一眼,很直接好奇心又挺强的小杰惊讶地叫了出来:“原来变态也会生病啊!虽然变态也是人但还是好不可思议!”
  “哦呀呀,”西索勾起唇,似乎是欣慰的笑:“一段时间不见,小苹果已经长得这么好了~不愧是通过考核的绿果子~♠”
  小杰打了个抖,看他的眼神比之前还要抗拒了,“雷欧力常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果然啊,就算生病了变态也依然是变态!”
  西索哈哈大笑,“有趣的绿果子啊!”
  他眼中的金色如同破碎的水晶,折射出扭曲的光泽,被那让人浑身发冷不加掩饰的眼神吓到,小杰忍不住退后一步,差点就要本能性地跑开,以躲避不必要的危机。

  这时,不容忽视的目光却突然挪开了。
  他忍不住朝西索站的地方投去视线,就看到那家伙正弯着身体呕吐——“哇!西索你怀孕了!?”
  强行抑住了花瓣的冲击,西索站直身体,纳闷的挑了挑眉,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是怀孕了呢?他有那么像爱浪的人吗♥。
  不过,嘴里西索可没说什么,反而将错就错道:“撒~我现在正在找正主哦。”
  “绿果子~你说会是谁呢?”他紧盯着小杰,忖度着勃起与勃起的不同,发情者与发情者区别。
  西索的情绪有些不稳,瞳色时而泛金时而变蓝,他再度抱怨道:“真是的,那么多人我怎么分辨的出来~”
  他注意到小杰因为他的话语而撑大的双目,习惯性的挑拨道:“绿果子的表情很有趣呢~告诉我,你有什么想法吗?”
  “人好多……”小杰呢喃着回答。

  西索眯起眼睛看着他。
  等小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几乎要吓死。
  他惊恐的后退了好几米远,到达比较安全的区域,总算是拿出了强化系该有的敏锐,说着自己也不懂然而直觉是对的话。
  “我又不懂这个,西索你问我也没用啊!不过挺米娜阿姨说了,会让人怀孕的就是和她在一起最久的,不对,是你的话应该是你追得最多的那个,那个就是了!!”
  “唔哼~♥”
  瞧着西索笑了笑就走开的小杰大大的送了口气,都没管他去得是哪个方向,只憋着一口气跑远那个地方,等累了才三两下爬上一棵树,摸出手机想跟朋友说说这件事。

  第一个拨打的号码自然是不久前才分别的奇牙。
  虽然很聪明却会骄傲会任性的奇牙不满于小杰这次的作法,批评他太小心翼翼了。
  奇牙说:“就算西索真的是个变态,你也不要这么怕嘛,又不是跑不了!不要忘了他现在是不会杀你的。”
  “我又不是怕这个!”小杰抗议道:“米娜阿姨还说过孕妇是一种超级脆弱的生物,我应该尊重孕妇特别是男性孕妇,而且你不知道西索的眼神有多恐怖,我总觉得他有怀疑我就是那个正主啊!”
  “怎么可能!”奇牙在那头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小又没有和他……咳咳过,他不会怀疑你的!”
  “那也不一定吧!”小杰反驳道,“不过反正米娜阿姨说她最讨厌负心汉了,我如果被当成负心汉米娜阿姨应该就真的不会让我回家了!”
  奇牙的关注点却不在这儿,他被反驳后就一直嘀咕着什么,小杰好像听到了一句“可能哎,毕竟西索那么没节操”……
  小杰眨了眨眼,挂断电话去跟雷欧力打电话了。

  话说有被小杰那句话启发到的西索直接转道去了流星街。
  黄昏逢魔时,整个流星街都被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暖光,假如忽视空气中混杂的臭味,单单是那些被遗弃的垃圾,也还算可以入眼。
  西索此行的目的是他追逐最久,直至现在也不曾放弃的大苹果,库洛洛·鲁西鲁。
  库洛洛的行踪一向诡秘不着影,就是在身为旅团四号的时候,西索也没见过他几次,更遑论脱离旅团的现在。
  所以,西索真的只是来碰碰运气的而已,说不定真像绿果子所说的,库洛洛就是那个人。
  在接二连三的解决了几只上不了台面的小杂碎后,西索终于承认了:在偌大的流星街,找到库洛洛的几率实在渺茫。

  如果不是恰巧遇到了出来压马路的侠客,已经在库洛洛身上吃瘪惯了的西索都已经想离开了。
  说真的,在流星街待了几个小时,眼睁睁看着天幕变黑,西索的心是焦躁的,待在垃圾场里他可以忍受,但到了晚上还没有地方让他洗澡这就不太可以忍受了。
  但,谁叫技术宅就爱在大晚上的上街溜达,这不,撞上了吧!
  侠客把视线从小恶魔上移到眼前人的脸上,眼中下意识地流露出淡淡的嫌弃,“西索,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团长的哦~”西索完全不在意的笑,亮出已经沾了血迹的扑克牌,“侠客,你知道库洛洛在哪里吗?”
  侠客没理他的威胁,继续在手机上点来点去,“团长的行踪向来不会告诉团员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西索舔了舔嘴唇,“我还以为你会知道呢。”
  说是这么说,只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相信侠客不知情。
  “我是蜘蛛脑又不是团长脑。”侠客抬起头,吐槽道。

  西索勾起唇就要笑起来,花吐症却又一次出来搅局,而且像是被流星街的异味刺激到了,呕吐感来得比之前每一次都要汹涌,叫人难以招架。
  侠客皱起眉想西索怎么在他面前吐了,就看到地上散布的虞美人和樱花,还有些不知名的花瓣从西索嘴里源源不断的溜出来。
  侠客保证,在仙人掌都生存不下去的流星街绝不可能栽培出这些娇贵的花朵,同理,西索是变态,可不是会闲着无聊吞花瓣的神经病。
  他有了个猜测,“西索,你该不会是得了‘花吐症吧’。”
  答案根本就溢于言表。
  没等西索回答侠客就猛地跳开了,免得不小心碰到了他吐出来的花瓣,脏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被感染了他可没有心上人来救。

  怀着某些不可告人的阴暗心理,侠客并没有趁机走掉,而是等西索吐完了,才佯装无谓的问:“你的花吐症是被感染的还是自发的?”
  刚被花瓣伤了嗓子的西索连符号都飙不起来了,音质带着点沙哑:“我们这可没有传染源。”
  意思就是自发的了?
  侠客合上手机,绕着西索转了两圈,他本想再凑近点观察观察的,无奈武力值是个大问题,他不怕西索杀他可不代表他会蠢的去撩拨西索,尤其是现在西索的心情明显不怎么愉快。
  “我忽然想起来团长上次集合的时候有提过他要去的地方,”侠客笑眯眯的说,“不如你说出来你要找团长干什么,我可以酌情透露一下,侠客出品不收费的哦~”
  大概是经营情报的人的特性,一遇到非常有爆点的消息就会燃起八卦之火,烈焰熊熊不可浇灭。
  西索捂着嘴发出他独特的笑音,“哦呵呵呵~库洛洛要被他的蜘蛛出卖了呢!”
  侠客面色不变,就像团长说的:他们是蜘蛛的手脚,又怎会违背头脑的指令。
  他会将团长的消息拿来换取情(Ba)报(Gua)不过是因为团长既然对他们说出来了,就默认了他们能传播出去的权利,外界人不知道,那都是大家不爱随意乱说话的缘故。

  而现在,有可供交换的等价情报,没道理侠客还死憋着不说啊——事实上,他原本想在西索身上敲一笔大的,横竖那家伙不缺钱。
  都是你情我愿的事何乐而不为?
  唉,想想还是有点可惜,希望西索的理由值得这个消息。
  侠客端着娃娃脸看西索,从外表看不知道多有欺骗性。
  当然,连库洛洛的减龄大招都见识过的西索不可能败在侠客脸下,但他毫不认为自己的理由值得隐瞒或是不能见人,应该说,在西索眼里就没有不能说秘密。
  他故意伸出舌头在黑桃七上舔了一下,“花吐症的可不是玛琪用念线就能治的病症,嘛嘛~库洛洛那么强大,你说他会不会有能力治好人家呢♥。”
  侠客结结实实被恶心到了,赶紧的说出团长待在哪,就揣着一个热乎乎的大八卦走了。
  真希望团长能好好调♂教下西索!
  对团长推崇备至的旅团团员之一·侠客压根就没怀疑过团长的魅力,哪怕西索是个变态,肯定也会拜倒在团长的皮大衣之下!

  大概没哪个吐花症患者会和西索一样连自己暗恋哪个人都不知道了,从这点来说,西索也走出了一条特立独行的道路。
  有人说:暗恋是一种一场成功的哑剧,说出来就成了悲剧。
  西索既没有那些痴男怨女的情怀,也没有那种求而不得的悲哀,他的烦恼就只是怎样找出自己真正暗恋的那个人。
  无比简单,却又艰难。

  侠客说,库洛洛在编码为XX行XX号的X1111小岛上。
  非常偏远的小岛,至少它不在西索会选的度假地名单上。
  乘坐着私人飞艇,顺便在上面洗了澡换了衣服打了发胶的西索满意于速度的刚好。
  却不想,在抵达X1111小岛时,从不会晕机的西索竟然又吐了一通才能起步,这一偶然事件极好地让他的心情愉悦值打了半折。
  搞得好像真怀孕了一样!
  西索走在沙石路上,背后飘着浓重的杀气。
  若非库洛洛·鲁西鲁的名字对西索的吸引力不可忽视,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睡大好美容觉的时光,半夜摸上一个无人小岛的。
  也许还要加上难捱的吐花症发病形式?

  显而易见的,西索已经沉浸在可以和库洛洛相战(Xiang)斗(Jian)的想象中无法自拔了。
  得承认,这是个很好的前兆。
  X1111小岛上的建筑物很少,最显眼的是一座穹顶大房子。
  西索还在猜这是栋什么建筑,一步踏进去就垮下了才扬起不到两分钟的嘴角:简单的内部构造,省略了精致的玫瑰窗和浮雕,连壁画也没有,放眼望去是一排排高高的书架和堆满了书本的地,就没哪点符合他的审美。
  但是深得库洛洛的心意。
  西索找到库洛洛的时候,他就像个帝王一样高坐在两米高的书山上,捧着一本书有滋有味的读着。
  从眼下的青黑和白衬衫上的褶皱来看,不难想象他不眠不休的模样。
  没有禁欲没有幼齿……唔哼~超级想把人拉上床去的FeEL♥!

  “库洛洛~♥”西索飙尾音的力度与心情指数向来是呈正比的。
  “是西索啊。”从书里抬起头的库洛洛按了按眉心,“你居然这么快找来了,我还以为你最近玩得乐不思蜀,估计等我离开都不一定会找来呢。”
  “库洛洛在我心里可是独一无二的~”西索轻松跃上了书顶,凑到库洛洛身边挑逗他,“我可以认为库洛洛你是在等我来吗,做……”
  西索扭过头,未完的话语被各式各样的花瓣拥挤着吞没了。
  “原来是因为花吐症啊。”库洛洛放下书,支着下巴慵懒的看着他。
  “对……洛洛……”西索才想接上两句,就又陷入了无止境的花吐症发作中。
  西索不知道的是,花吐症的特性之一就是:越靠近暗恋的那个人,发作的症状就越凶猛。
  幸好西索吐了一阵之后,总归是想到了这点,虽然他只知道亲吻暗恋之人能治愈花吐症,但这不妨碍他够过库洛洛的脖子与他接吻。
  色彩艳丽的花瓣混着晶莹的液体从两人嘴巴交界处的缝隙中滑落,轻易便让人联想到一些淫靡至极的画面。

  舌头被西索的纠缠着,库洛洛几乎是漫不经心的品尝着嘴里的花瓣,感受那酸酸甜甜的味道。
  “花吐症吐出来的花瓣是传染物质。”库洛洛抽空说道,不清不楚的音调,却也让西索听了分明。
  睁开变成金色的眼睛,西索一点点将花瓣过渡到他的嘴里,低低笑道:“暗恋之人除外哟♥。”

  ——FiN——

评论(9)

热度(101)